一泱澜清

韶华倾负17上

有道友说微博链接打不开,我重发一下,下走图片。

魏婴早上被蓝湛叫醒,磨磨蹭蹭的不愿离开床褥,毕竟比平时起的时间早的多,也比平时叫魏婴起来更费时些,在亲了蓝湛数十下后,才打着哈欠进了卫生间洗漱。
起初这两人刚在一起时,蓝湛看着半睡半醒的魏婴洗漱,还会担心魏婴会不会把牙膏吞进去,后来发现魏婴可以在不清醒的状态下打理好自己,才放心他清晨自行洗漱。
魏婴从卫生间出来坐到蓝湛身边的时候,已经清醒了,把头枕在蓝湛肩上,抱住蓝湛。
蓝湛抱了抱魏婴,拿出两片薄片,贴在魏婴的颈后腺体处,蓝湛的手碰到魏婴的皮肤时,魏婴战栗了一下。
“我当时咬的深了些,最近你被碰到这里可能会不适。”蓝湛解释了一下,魏婴点点头,也牵起蓝湛的手。

医院里,蓝湛魏婴随着温情一路走到妇产科,时间还早,没有其他等待检查的孕妇,安静的很。
抽血后,蓝湛陪着魏婴进了照B超的房间,为了排查是否因生殖腔内有其他病症而引起的激素异常。
蓝湛明知就算怀孕了现在也看不见孩子,还是和医生一起盯着显示器,在医生说一切正常后,上前帮魏婴擦干净腹部的药膏。
其他项目也检测过之后,蓝湛魏婴一起坐在休息椅上等结果。
蓝湛伸手环住魏婴,魏婴像只猫一样在蓝湛的肩窝里蹭了蹭,嗅着蓝湛的檀香。
也许真的像生理书是所说,omega对alpha的依赖吧,魏婴在闻到蓝湛信息素时,都有一种仿佛被治愈的感觉。又或者说,只是因为这个人是蓝湛,他心悦的人。
结果出来了,医生把蓝魏叫进科室,拿出化验单,“恭喜你们,虽然魏先生的激素水平确实不稳定,但是的的确确是怀孕了,恭喜啊。”
“有什么注意事项吗?越详细越好。”蓝湛礼貌的问道,他很想照顾好魏婴。
医生看了一眼蓝湛,又看了一眼魏婴,正要开口,恰好这时温情走进来,“魏……你出来一下。”
魏婴和蓝湛对视了一下,蓝湛点头,魏婴才跟着温情离开。
“你现在真是被蓝忘机吃的死死的。”温情带着单身狗对恩爱情侣的怨气对魏婴说道。
“因为我家二哥哥他说的对啊。”魏婴还是笑着一张脸对温情说。
“行了,别笑了。说正事。”
“嗯?”
“孩子是你想要的?”
“当然了。”
“告诉蓝湛,从现在起节制些。还有你,禁酒少辣。”温情其实也是不放心的,不然就不会单独让魏婴出来了,有些事在两个人面前直说确实有些尴尬。
毕竟都是alpha,温情对于这么浓重的信息素味道感知出了蓝湛强烈的占有欲。
另一边,蓝湛从妇产科医生那里取过照顾产妇的经书,也离开了科室,走到魏婴面前。
温情识相离开。
蓝湛伸手环住魏婴的腰,埋首在他肩颈间,许久,“魏婴。”
“嗯。”
“我好高兴。”蓝湛的睫毛微微发颤。
“那就好,我也高兴。”魏婴的眼眶有点热,垂下眼眸。
蓝湛闻言,手臂不自觉的环进魏婴的腰,想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一般。
“蓝湛,我现在可禁不起这力道,你轻点。”
蓝湛立刻松了力度,“嗯。”
“想吃什么?”
“酸菜鱼?”
“好,回家做。”
“二哥哥会做饭?!”魏婴惊喜道。
“嗯。”
“二哥哥真贤惠!”魏婴美滋滋在蓝湛脸上亲了一口。
孕夫的体力确实不好,吃完饭不久,魏婴困得眼皮都睁不开了,沐浴到一半,险些躺在浴缸里睡着了。
蓝湛一把捞起,擦干身体,抱上床,盖好被子掖好被角,洗了个战斗澡,搂着魏婴午睡。
魏婴在蓝湛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继续睡。蓝湛轻吻魏婴的额头,也睡下了。
蓝湛午睡只会有半小时,他醒来后,看着魏婴的睡颜,勾了勾唇。
又过了许久,魏婴睡得差不多了,一口咬住蓝湛的锁骨。
“蓝湛,疼不疼?”魏婴的嗓音带着刚睡醒的软糯。
“不疼。”
“胳膊不麻吗?”好像睡了一个多小时。
“不麻。”
魏婴在蓝湛怀里扭了扭,还想说什么,听见了手机震动的声音。
是蓝湛的手机响了,蓝湛从床头拿起手机,“喂?”
“好,你把文件送到我公寓吧。”就挂断了电话。
“怎么了?”魏婴彻底清醒了,开口问道。
“兄长不在,公司有些事情需要我处理。”
“蓝大哥去哪儿了?”
“兄长在云梦。”
“云梦?”魏婴惊讶。
“兄长似乎心悦江晚吟。”蓝湛回答。
“蓝大哥喜欢江澄那小子?!”魏婴更惊,直接坐起。
“嗯。”蓝湛也坐起。
“我的天啊,那蓝大哥是追江澄去了?!他们俩是怎么就看对眼了?”魏婴由惊转喜,有点兴奋感,江澄这小子总算有人要了。
“……”
“你有喜的事情,我想稍晚一些告诉兄长。”以兄长的性子,大概会回来帮他。
“嗯嗯,让他去追江澄吧,这孩子才这么一点大,还不闹,你也可以继续上班的,不用担心我。”蓝湛真是担心过度了,自己 又不是易碎品。
“你确定?”蓝湛的眼眸盯着魏婴。
“嗯嗯,二哥哥放心吧!”
“好吧。”蓝湛的语气里带着那么一丁点无奈。
秘书把需要蓝湛过目的文件等都带来了,着实不少。比较蓝家兄弟这段时间忙于追妻,工作上稍有懈怠。
蓝湛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,魏婴坐在床上看蓝湛。
“魏婴。”蓝湛抬头叫他。
“嗯?”
“过来。”蓝湛向魏婴伸出手。
魏婴老实走过去,被蓝湛拉到大腿上,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
“想吃辣的。”
“无不无聊?”
“不无聊,看二哥哥怎么都看不够。”
蓝湛看着腿上的魏婴,有些心猿意马。
魏婴站起身,“好了,不能耽误二哥哥的正事。我还是打游戏吧。”
“好。”
魏婴在蓝湛脸上亲一口,然后躺回床上打游戏了。
半小时后。
“魏婴。手机有辐射,停一下再玩。”
“好的,等我玩完这把。”魏婴打上游戏入了迷,不想放手。
又过了五分钟。
“魏婴。”
“啊,好的。”魏婴乖乖放下手机,“二哥哥什么事?”
“想不想出去逛逛?”
“去哪?”
“你想去哪?”
“去热闹的地方?”
“那走吧。”
魏婴乖乖起身换了衣服,跟蓝湛一起出了门。
下午的阳光很好,晒在身上暖洋洋的。魏婴看着同样被金色的阳光洒满全身的蓝湛,笑的更开心了。
在路上走了许久,看着小路上牵着手的小情侣,互相搀扶的公公婆婆,还有几个嘻戏的小孩子。
魏婴开心的想跑一下,被蓝湛拉住。“别跑。”
“对不起啊,我太高兴了。”一时还没有习惯肚子里揣个娃。
最后蓝魏二人在附近逛了逛,走进了一家大型超市,蓝湛推了辆购物车,“想吃辣的什么?”
“剁椒鱼头啦,毛血旺啊……”魏婴说起辣菜倒是嘴快,一串辣菜的名字脱口而出。
“医生说吃辣要适量,今天只能有一道辣菜,你最想吃什么?”
“剁椒鱼头?”
“好。”蓝湛选好食材,除了几样常见食材和肉,还买了藕和排骨。
收款的小姐姐看着蓝魏和谐的样子,“您是蓝……”
“嘘……”魏婴把手指放在自己唇前,示意小姐姐不要说出来,还附赠了一个wink~。
小姐姐点点头,她是知道魏玄羽的,小声说,“祝福你们。”
魏婴笑一笑,“谢谢。”
付好款,离开超市,蓝湛一只手提着所有的菜,一只手牵着魏婴的手,食指紧扣。
晚饭的时候,魏婴吃的十分满足,摸了摸吃饱的小肚子,欣慰的说,“二哥哥真是全能型男人,有什么是二哥哥不会的吗?”
蓝湛一笑,把碗筷收拾好。
晚上,魏婴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蓝湛坐在魏婴旁边继续看文件处理云深的事务。
魏婴躺着躺着,就躺倒蓝湛大腿上去了。
蓝湛伸手,理了理魏婴微乱的头发,摸了摸魏婴脸上细嫩的肌肤。魏婴抓着蓝湛的手,张开唇舔了舔蓝湛的指根。
蓝湛猛的抽回手,却被魏婴再次抓住,亲吻手指,另一只手摸向蓝湛的下半身。
“魏婴,别。”蓝湛冲着魏婴摇头。
“知道你忍得辛苦,我帮你。”

评论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