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《韶华倾负》25

魏婴自从怀了孕,就安心地在家过起了“祖宗”生活。可是这魏婴到底是个闲不住的性子,非要出去逛一逛,软磨硬泡连美人计都使出来了。
蓝湛想着孕期已过三月,孩子应该还算稳定,就暂放下了公务,答应了魏婴的请求。
魏婴其实也没什么想买的东西,想吃的很多的都不能吃,日用品也都被蓝湛细心置办好了。上了街也只是四下看看,买的最多的都是婴儿用品。
路过一家古乐器店的时候,魏婴向里打量了几眼,蓝湛道:“想买什么?”
魏婴笑回:“没有,随便看看。”
蓝湛听此,还是把魏婴往店里领,魏婴随意转了转,视线停留于摆放在最里侧的一把古琴上。
蓝湛看出魏婴对那把琴的钟意,道:“这把琴确实不错。”
店里只有一位老者,走过来说:“两位可喜欢这把琴?真是抱歉,我们这把琴是店主收藏的,不卖。”
魏婴点点头表示明白了,向老者道了谢,只拍了照片,就跟着蓝湛离开了古乐器店。
自怀孕以来,魏婴除了天子笑,很少对什么东西产生兴趣。蓝湛从魏婴喜悦的表情里感到一丝好奇,“你想买把古琴?”
“嗯,”魏婴应道,“唉,想起你小时候练琴的样子了。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板着一张小嫩脸,板板正正地坐在琴前——别提多可爱了。”
这个形容的是七八岁的小孩子吧,那时候又哪里见过彼此。
“想给孩子买琴?”蓝湛只得出这么个结论。
“嗯~对了,二哥哥,你家有没有你小时候练琴的照片啊?能不能给我看看?”魏婴抓着蓝湛的小臂,眨着眼热切问道。
“没有。”
“唉,那看来只能到时候看看咱孩子了。”魏婴状似可惜的叹了气,提出想回家喝莲藕排骨汤了。
回家后,魏婴默默查了一下,发现那把琴确实少有,就发到了私人朋友圈里: 高价收购此款古琴,见面详谈。并附上一张图片。当然,屏蔽了蓝湛和蓝曦臣。
三天后,魏婴收到了小道消息,说是有个地方有个不常见的古乐器收藏店,有同款琴要卖,并附上同款琴图片和地址。
魏婴一看,欣然前往,通知温宁陪他去一趟,还刻意麻烦蓝大哥把蓝湛叫走,偷溜出去。
温宁想起蓝总如有实质的目光,有些发怵,问魏婴:“魏哥,你想买什么?非要背着蓝总啊?”
“当然是礼物了,新婚礼物。作为惊喜,当然不能让他提前知道了。”魏婴拍了拍温宁的肩膀,“没事,看完咱就回来,蓝湛不会回来那么快回来的。”
温宁只好点点头,给魏婴开车,导航里目标越近,魏婴就越有一种危机感,按理说,这附近人烟偏少,理应不会有什么高档消费场所,而这家酒店却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。
魏婴因为前世的某些经历,对于一些事情有一定的敏锐度,这种强烈的不安已经许久都没有出现过了。
“温宁,我们调头回去。”
温宁反应过来,把车调头,附近一辆本来停留车突然驶过来,把温宁的车蹭了一下。
来着不善。
对方立刻下车道歉,敲了敲温宁的车窗,温宁把车窗开了一半,对方看了温宁一眼,又看了副驾上的魏婴一眼,连连道歉。
“真是抱歉啊,我这不小心睡着了,还蹭了您的车,要不,我请您喝一杯?”
“不必,我们有事要走,您把车挪开就行了。”魏婴回道。
另一边过来几个人对着蓝牙耳机说了些什么,明显是通风报信。
“温宁,我们走,往前开。”
温宁点头,重新转换方向往前开,又两辆车开过来,一左一右的交叉在温宁的车前。
魏婴拿出手机,发了自己的定位给蓝湛,信号转了几圈,没能发出去。
信号被屏蔽了。
“请。”那位刮车的人走近车门,对魏婴摆出了请的姿势。
看样子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劫持。
温宁按下锁车开关,示意询问魏婴意见。
魏婴笑了笑,“也好,我也看看何方神圣特意请我喝一杯。”
魏婴解了开关锁,坦然下车。
温宁也随之下车,跟紧魏婴。
魏婴心中隐约已有答案,不过想不通对方扣下自己的原因。
魏婴随着这伙人进了酒店,酒店大堂坐着的人正是金光瑶。
“金先生,何故特意请我喝一杯啊?”
“哦?我倒是好奇,你是出于什么原因,找到了这里?”
“……”看来不是他特意请自己来的,那是谁?
“没什么,听说这边有个古琴店,结果不知是对方给错了地址还是导航出了问题,就开到了这儿。”魏婴貌似吊儿郎当道。
“请坐。”金光瑶抬手指向另一侧的沙发,皮笑肉不笑地道。
“金先生客气。”魏婴点头,走过去,温宁想跟过来,被金光瑶的手下拦住。
“金先生怎么在这么个落魄的地方啊,跟金家的风格很不符啊。”
“魏先生很好奇?”
“哈,当然。”
“知道结果可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。”
“那我还是先不知道吧。”
“魏先生请上楼休息吧,过几日,我自会将你完完整整地送回蓝总家中。……当然,如果您不怕您腹中的孩子有什么闪失的话,大可以拒绝。”
魏婴知趣站起身,金光瑶的手下立刻过来,把魏婴和温宁一起带上楼。
“分开关押。”金光瑶下了命令,走出了酒店大门。同时,不知跟什么人在通话,“快一点,事情提前到明天。”

蓝湛在魏婴过了三个小时还没回家的时候,就已经心绪不宁了。
以前的很多事浮现脑海,蓝湛不放心的打开为以防万一给魏婴手链上装的定位系统,发现信号已经消失半个多小时了。
查了那片区域,荒凉的很,魏婴会去那地方做什么呢?
蓝湛本能的决定这件事不简单,立刻麻烦蓝曦臣,分开行动,蓝曦臣找技术人员想办法破解屏蔽信号,蓝湛先去那部分区域打探情况。
几分钟后,蓝湛开了辆低调结实的车驶向那片区域。
蓝湛特意在信号不好的位置徘徊,但都没有找到可能是魏婴消失的地方,直到蓝湛看到了几个不寻常的人到了附近。
几个苏氏集团的人,车和胸前勋章的logo都是苏氏的标识。
苏涉以前是蓝氏的员工,后来自己离开蓝氏单干去了,走的也是影视行业。苏氏集团和蓝氏的风格很相似,似乎是为了区别,苏氏每个人都戴着logo标志。
蓝湛眼看着苏氏集团的人驶向远处,缓慢跟上。
看着苏氏员工敲开大门,以及苏涉走下车的时候特意整了整仪容。
蓝湛眯了眯眸子,苏涉这个人,以前就做过针对魏婴的事情,这次居然跟他有关,而且能让苏涉这个心高气傲的人特别接见的,就只有苏涉后面的金光瑶……
金光瑶……为什么要扣下魏婴。
这时来了个人摇摇晃晃地走过来,敲了敲窗户,“小哥,买喝的吗?”
蓝湛隔着只有一面的玻璃,皱起眉,这种地方卖喝的只有一种可能。
毒品。
金光瑶会在自己待的地点附近允许卖毒的人存在吗?
蓝湛觉得不会,这多半是个试探。
看是不是警方的探子或者什么不该知情的人。
单刀匹马的闯进去,救出完完整整的魏婴的概率不大。若是等大哥的救援……怕是要拖上一拖。
蓝湛换上了后备箱里半休闲的衣服,把换下的衣服装包放好,带上个装饰性的黑框眼镜。做好了这些准备,蓝湛降下车窗。
一幅开长途累坏的样子出现在敲车窗的男人面前。影帝当然不是白来的。
对方一幅了然的样子,打着哈哈。
“小哥,来不来点刺激的?”
“什么酒吗?”
“不是,”对方一脸试探,“就是那种东西。”
“哪种?”
“我们去远一点谈?反方向200米远,我马上到。”
蓝湛点了头升起车窗调头离开,对方笑着跑了。
等了5分钟,对方过来了。
蓝湛随着对方的话开始套话。
蓝湛买了他提供的东西,还比他说的数字多点,状似随口一问,“你们总在这儿?”
“不是,快离开了,怕到那边手头紧才出来卖点。不过小哥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推荐人和货给你。”那个人谄媚地笑。
“回去试过再说。”蓝湛升起车窗,状似有钱人不在意小人物的样子开车离开了。
蓝湛离开后,那个人对着耳机不知跟什么人聊了几句,就回去了。
蓝湛这时已经快离开了屏蔽范围,干脆又开远了些,把信息发给蓝曦臣,然后调转方向开回了苏涉进的那家酒店。
天色渐暗,预示着风暴的来临。

答应好的更新已奉上~考试成绩比预想的好呢,这篇不会坑,但是有个小短篇最近特别想写,所以想先把短篇脑洞写完。
下一章就低配版观音庙了,希望你们不要因为澜清没有剧情组织能力就抛弃我…
掉粉不要太惨啊……

评论(13)

热度(1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