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韶华倾负 22

严重ooc预警
含怀孕剧情,不喜慎入

清晨,蓝涣醒的早,收拾了昨夜疯狂之后的残局。之后做了些清淡的早餐,回客房卧室里看看江澄。
江澄确实累的不行,但是多年为了江氏起早贪黑,生物钟很准,早就醒了,只因为身上酸痛,才完全没有下床的兴致。
闻到了饭香,江澄想起床吃早餐,可是纵欲的身子却并不支持他的想法,江澄挣扎无果,刚想叫蓝涣,蓝涣已经走近了自己。
“哪里不适?”
江澄也不好回答哪里疼,不知说什么好,闷了一会儿来了一句,“你一周都别想上我床!”
蓝涣很轻的笑了笑,江澄闻声转过身来却让活动过度的腰一阵疼痛。
蓝涣看着江澄的神色,双手放在了江澄腰上,轻轻揉捏,江澄舒服的哼了两声。
过了一阵,江澄觉得腰没那么痛了,才拂开蓝涣的手,下床洗漱,结果走到浴室,看见自己一身青青紫紫的痕迹,对着镜子里的笑得款款温柔蓝涣咬了咬牙。
一周?一个月都不用了!
洗漱过后,江澄趿拉着拖鞋,下楼吃饭,腰腿的酸软让他颇为难受。
餐台的椅子上垫了几层柔软的坐垫,免得江澄坐下难受,江澄看着蓝涣细心的样子,也不好再说什么,不过这一桌清淡,连个红光的没有,江澄拿着筷子敲了敲碗底,一脸不悦。
蓝涣看着江澄的脸色,道,“男性beta的身子不如omega适合做承受的一方,昨夜是你第一次……今天不宜吃辣。”
江澄,“……”
这个他确实不知道,他分化前没往这种事上想太多,分化后只想找一个貌美的beta小姐姐,没想到阴差阳错,跟蓝涣在一起了,还成了底下的那个……
但是江澄自愿的,他爱上了蓝涣这个人,所以心甘情愿在灵肉合一的时候做承受的一方,这大概是江澄前二十多年的人生里都没想到的。
心照不宣的吃过饭,江澄躺在沙发上不想动,拿过手机看了看秘书发来的公司现况,大概三天之后就必须回去了吧。
蓝涣也在看手机,不知在和谁聊天,看起来心情愉悦。
两个人都是董事长,要处理的事情格外多,所以以后怕是要经常两边跑了。
蓝涣放下了手机,到江澄身旁坐下,把江澄的上半身靠在自己身上,揽在怀里。
“明天有没有空?要不要出去走走?”蓝涣试探着开口问道。
“去哪?”这是要约会吗?
“蓝家本家。”
“嗯???”江澄愣住。
“见家长。”
“?!见家长?!”
“嗯,我们既然两情相悦,早晚都要见家长的。”说完还对着江澄腹黑的笑了笑。江澄感觉这句话里暗含着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意思。
江澄,“……”这还是他认识的蓝曦臣吗?真的是表面温柔,实则腹黑的紧,标准白切黑啊。
最后第二天还是老老实实的见家长了。跟蓝涣一样的白衬衫,半正式的西裤。
江澄其实还是想穿一身紫的,但是今天见叔父,还是随着点蓝家的规矩吧。带了些东西,江澄也参考蓝涣的建议买了许多孝敬蓝启仁的东西。
蓝启仁在看见江澄跟着蓝涣来家里的时候先是无比震惊,然后气的胡子都要飞起来了。
大侄子跟他说有了心悦的人,居然是江澄!蓝启仁觉得气的胸闷气短,忍着怒气回退两步,把曦澄两人迎进屋。
茶几上摆放着的东西让江澄倍感尴尬,这不是送给女性beta的小礼物吗?想当年他还想相亲的时候,倒是常准备。当然,一次都没成。
莫不是蓝涣跟蓝启仁说,找了个女beta?
江澄以怀疑的眼光打量着蓝涣,蓝涣面不改色的接上,好像都和他无关一样。
其实,昨天跟蓝启仁通话时,老人家一听蓝涣有了对象,就问了句,是omega吗?
蓝涣回,没有,是个beta,结果蓝启仁连着说,beta也好啊也好。连着说了一大堆,生怕蓝涣会跟侄媳妇分手的样子。蓝涣插不上话,也就不多说了。结果蓝启仁想当然的以为是女beta。
蓝启仁也看出来了气氛的微妙,正要说点什么,结果大门被打开,门外正是也穿着白黑调的情侣装的忘羡。蓝湛一手提着东西,一手领着魏婴。
蓝湛领着魏婴问了好,魏婴见了江澄也有那么一点不自然,不过极快就过去了。过去的,就当它过去了吧,不要再提。
尴了个大尬,相望两无言。
蓝湛和魏婴都以为是蓝涣帮他们做说客,高高兴兴的去了,结果一开门发现蓝涣和江澄就坐在沙发上,气氛微妙。
看着江澄跟蓝涣的“情侣装”,魏婴又低头看看蓝湛和自己的衣服,暗叹道:“江澄和蓝大哥发展也太快了吧?!这就见家长了?!莫非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过往?”
蓝家兄弟二人都是会偶尔回本家陪蓝启仁吃个饭的,毕竟是带大他们的叔父,蓝涣特意挑在了午饭时分过来,蓝启仁一时生气也不会让他们走,这个时候的蓝启仁也有空闲,不会耽误叔父的个人时间。
吃饭过程自然是尴尬不已,毕竟蓝家的药膳没什么美味可言,魏婴强忍着刚吃了两口,面前的菜碟就被换了一道没有过多药材的普通菜肴。那是蓝湛回来之前特意吩咐给魏婴做的菜。
魏婴眨眨眼,偷偷对着蓝湛眨了一下左眼。蓝启仁又吹了两下胡子。
吃完饭寒暄过后,蓝涣先开口了,“叔父,我和江澄在一起了。”默默观察脸色。
蓝启仁没有说话,表情也没什么变化。
蓝湛接过话茬,说道:“我和魏婴也已互通心意,魏婴已有一月身孕。”蓝湛自从吃过饭,就没放下过魏婴的手。
魏婴没吱声,自己把人家的白菜拱了,蓝启仁气一气也正常,还是不要火上浇油了。
江澄即使知道了,也忍不住往魏婴的肚子上看了一眼。
蓝启仁本来对蓝涣和江澄的感情并不看好,毕竟江澄的暴脾气和工作性质他也了解,以后八成要两地分居。而这非常不利于感情和传宗接代。
蓝启仁气的不行结果听说魏婴怀孕了,一愣,把话咽回去。
他调查过,这个人叫做莫玄羽,但据说是魏无羡某一天醒来就变成莫玄羽了,虽然蓝启仁并不相信死人借身还魂这么不科学的事,但要相信蓝湛,毕竟蓝湛近三十年的人生里,最看重的就是魏无羡了 。
蓝涣其实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,他们兄弟俩的情感和婚姻问题一起解决是最好的选择。蓝涣身上的包袱比蓝湛重,毕竟他是整个家族企业的顶梁柱,虽然蓝湛也非常能干。
蓝涣后说,不易成功,就干脆下猛药。让蓝启仁不想接受也要接受。
蓝启仁现在也好说话了许多,当年的情况,让这两个侄子早早父母双亡,硬生生在还是少年的时候就撑起整个蓝氏。
如今蓝湛小孩子都有了,那就同意吧……毕竟这两个侄子其实都是固执的人。而且蓝启仁也希望他们都能与喜欢的人有个家。
蓝涣呢,快30的人了,连个伴都没有,好不容易找一个,虽然是个b,但是总比单身强,那就这样吧。
蓝启仁叹了口气,他总感觉自己老了,是跟不上时代的老古板了,孩子们大了,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做主吧。
“行,我知道了,有空就回来陪我吃个饭吧,婚礼记得通知我。”蓝启仁摆摆手,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结果就轻轻松松的让这两对过关了,魏婴一时难以相信,蓝启仁深恶痛绝自己那么多年,对于他跟他最宝贝的侄子在一起了也不发表任何不满意的意见?
等到他们都走了,蓝启仁才发现,他最爱的两颗白菜,都让江家的猪拱了。
另一边,两对出来之后,兄弟默默离开一些,给江澄和魏婴留下空间。他们的心结早晚都要解开。
江澄和魏婴其实都有许多话想说,同时张了嘴想说话,发现对方说什么又都不说了。
“你想跟我说什么?”江澄的声音听不出情绪,这些年,他早把自己的情绪隐忍的让人察觉不出。
“……”纵然欢脱潇洒如魏婴,此时一肚子话都说不出来,在腹内翻滚几次,搅的魏婴心里难受。
金子轩的死其实是金家自食恶果,阿姐的伤也只是意外。温宁不是故意的……等等等等。
还是江澄又张了张嘴,“姐姐她一直很想见你一面,哪怕是你和温家那家伙杀了金子轩,她也没有怪过你。”
魏婴哽咽着声音,“我知道。”
“有空……回云梦看看姐姐。”江澄说完就走向了蓝涣离开的方向,没再回头。他与魏婴,是不可能像过去一样,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江澄也不会揪着一件事永远愧疚。
魏婴站在原地,看着江澄远去的背影,想起那年那个为了保全江家,对外宣传魏婴的背叛,单挑魏婴后带伤离去的江澄。
江澄其实……一直都在帮着他啊。
哪怕最后,魏婴永远不会知道,江澄从没有真的想让魏婴死,更不会知道,江澄是为了什么被抓到温家的。
蓝湛走过来,抱住了魏婴。
魏婴缓了一阵,“回家吧,蓝湛。”
“好。”

曦澄情节告一段落,接下来更聂瑶

评论(2)

热度(1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