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韶华倾负20

《韶华倾负》20
自魏婴怀孕,蓝湛尽量把工作放在家里完成,怀孕初期大半月,没有任何不良反应。
魏婴倒是懒成了猫,每天求亲亲求抱抱。蓝湛忙着处理文件,他就像猫一样卧在蓝湛腿边。蓝湛有空闲时,就直接躺在蓝湛怀里。
地毯是蓝湛特意挑的,柔软舒适厚实,魏婴坐在地上也不会凉,桌角和其他棱角处,都被蓝湛用厚布裹住,如果魏婴摔了也不会伤到哪里。
魏婴还笑嘻嘻地说蓝湛太谨慎了,这些准备得过早了。
蓝湛倒是对此很注重,“宜早不宜晚。”
魏婴近日对鱼类很是喜爱,每餐必有鱼,蓝湛对鱼类的烹饪技巧上升的飞快。
然而万万没想到,某日如往常一样的清晨,啊不,上午,魏婴一坐在桌子旁就立刻跑回卫生间吐的昏天暗地,胃里还什么都没有,吐出的都是胃液,仿佛要把胃呕出来。
蓝湛完全没料到魏婴的妊娠反应会突如其来且如此严重,拍了拍魏婴的背,帮魏婴顺过气来,又端来温水漱口。
那道鲜美的鱼,没有被动过一口,就被蓝湛倒进了垃圾桶。
蓝湛叹了口气,端上了提前熬好的莲藕排骨汤。魏婴提到莲藕排骨汤的次数不少,蓝湛由魏婴的回忆叙述,尝试了几次。
魏婴说,那汤与阿姐做的一样。几乎日日都嚷着要喝的。
今日也不例外,蓝湛早就熬好了汤,魏婴喝下汤后,本来吐成菜色的脸好转不少。
“唉,原来妊娠反应真的会这么严重……”魏婴哀叹道,“还好还有汤喝,还是二哥哥周到。”
“除了汤,还有什么想吃的?”蓝湛比较担心魏婴以后要吃什么比较好。
“干锅青笋腊肉!”魏婴说完话,仔细瞅了瞅蓝湛,微辣的菜应该可以吧……
“晚上做。”蓝湛琢磨着,明天开始给魏婴做什么,温情嘱咐少辣,可要是完全按魏婴的心思来,怕是一日三餐顿顿都是辣菜。怕是要提前打算一番。
蓝湛哪知道这以后的日子由不得他提前打算,明明今天吃的颇欢的菜肴,第二天见了就如同病毒一般。这鱼明明今天闻一闻就受不得的,过了几天却吵着要吃。
蓝湛本就厨艺精湛,在魏婴刁钻的口味下,厨艺继续上升到了满级。
怀孕满一月,蓝湛领着魏婴去医院产检,医生说孩子发育正常,大人体内激素还是有些不稳,要继续调理,孕吐是正常的,胃口变化无常也要适当控制饮食……
蓝湛一一记牢。
医生看着蓝湛认认真真仿佛要参加高考一样严肃的神情,又补了一句,“怀孕的omega不会有发情期,但又相当每天都在发情。你家这位身体激素不稳,不知道这种情况会什么时候开始,你要做好准备。”
蓝湛面不改色的点头,“嗯。”
魏婴倒是突然有些不自然,在就诊的座位上换了个坐姿。虽然跟医生聊这个貌似很正常,但是自己敞开了说是一回事,别人说是另一回事。魏婴真的有点觉得有些别扭。
两个人牵手走出医院时,魏婴望着天,突然说道:“蓝大哥回来了没有啊?”
“昨天中午回来的。”
“那我们去看看他?”魏婴双眼发亮,有些雀跃,近日甚少出行也是憋坏了魏婴,蓝湛也觉得去兄长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于是点头同意。
蓝湛一路开车到了蓝涣家,牵着魏婴敲了敲门。不多时,蓝涣一身家居服开了门。
“忘机?无羡?”蓝涣显然没想到蓝湛魏婴会在这个时候过来,而且屋里还有……江澄。
蓝涣家里也是二层楼格式的公寓,而且蓝涣去开门的时候,江澄本来也在楼上张望,结果蓝涣道出名字的时候,江澄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钻回了卧室。
事情是这样的。
在互通心意的第二天,蓝涣想着魏婴有孕,蓝湛怕是走不开,就跟江澄提出想回姑苏。问江澄想跟他一起回姑苏还是去云梦。
江澄倒是没直接回答,就直接订了去姑苏的机票,和蓝涣一起回了姑苏。
依江澄的性子,完全进入恋爱的感觉还差那么一点,结果这两个人刚刚在一起找到了初恋的甜蜜,蓝湛和魏婴就登门拜访了。
江澄决定偷听一下形式在决定下不下楼。
蓝涣看了看卧室门,没有江澄的身影,知道江澄一时不打算下来,也没有提江澄在楼上的事。
蓝湛看着蓝涣飘向楼上的目光,也猜到了。
魏婴迟疑了一下,觉得反正江澄也不会下来,也稍稍有点放心。但是平时无论如何都能说个没完的自己不知去了哪里,现在的自己仿佛什么都说不出。
安静了片刻。
蓝湛开口道:“兄长,魏婴有孕一月,我想把我们成婚的事情提前。”
楼上传来砰的一声,听起来像手机落地的声音。
魏婴握着蓝湛的手紧了紧,他在知道江澄在楼上后,本来是想寒暄一下就离开的。没想到蓝湛明明看破,还继续说这件事情。
楼上从那一声之后就再没有声音传出。
蓝涣说:“也好,叔父那里,我也会帮你说说。”
“那多谢兄长了,”蓝湛颔首,说着就起了身,“我和魏婴就先回去了。”
蓝涣点头微笑,蓝湛也就带着魏婴离开了。
魏婴临走前,还向楼上望了一眼。
蓝涣关上门,立刻上楼进了卧室,看见江澄坐在床边,弓着身子,把脸埋在手中。
“晚吟……”蓝涣轻声念着江澄的名字,走近了。
江澄把双手放开,直起上半身,“我想自己静一下,蓝曦臣,我要仔细想一想。”
江澄就在蓝涣担忧的目光里走进了客房,江澄本来是不想直接和蓝涣住在一起的,本来都已经把行李放进了隔壁客房,但是睡前被蓝涣拐进了卧室,也就顺从的一起相拥而眠。
结果倒是方便了现在这种情况,江澄躺在大床上,没有暖意的床铺让江澄的负面情绪进一步加大。
江澄不是没有原谅魏婴,而是一时间不知该如何面对魏婴,以什么身份,什么姿态面对这个间接毁了姐姐幸福的人。
江澄想了很久很久,由江氏被温家摧毁,到江厌离伤到脑部成为植物人,这些最刻骨铭心的记忆向前回忆。
回忆起年青的自己和魏无羡一样骄傲,日常跟魏无羡耍嘴皮子,看着魏婴上房揭瓦。
回忆起炎夏时和魏无羡抢姐姐分的瓜。
回忆起魏婴第一夜被自己赶出去爬到树上摔下来,自己也在找他的路上摔到沟里。最后姐姐背一个抱一个带回家。
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麻木冷漠,像个木偶人一样的?
自己要揪着过去不放,永远活在阴暗里吗?
不!他不想的!至少现在放下这些,他欠魏婴的,魏婴欠他的,早就乱成一团理不清了。而现在,他喜欢蓝涣,蓝涣喜欢他,他们在一起与旁人有什么关系。
想到这,江澄猛的从床上弹起,风风火火的走到门口,拽开门,发现蓝涣端着食盘,一副要进又不敢进的样子。
江澄看了一眼手表,原来是到了饭时,蓝涣想给自己送饭,又碍于自己想一个人静静而不敢进来。
江澄接过食盘道:“下楼一起吃吧。”然后就拖着食盘下了楼。
蓝涣在整个进食过程中都在观察江澄的脸色,江澄一副心情欠佳的样子,蓝涣一时也不知从何劝起。
江澄吃过饭,把碗筷放进洗碗机,就又上了楼,留下蓝涣一个人不知如何是好。
等到夜间休息了,蓝涣洗漱过后想要睡了,结果卧室的门被打开,江澄走了进来。
江澄刚刚沐浴过的样子,还带着水汽,拿着一条毛巾擦拭湿发,只穿了一件白浴袍,领口微敞,锁骨清晰可见,腰带束紧,腰部线条明显,之后是纤长笔直的双腿和细瘦的脚踝,裸足踩在地板上,深色的地板衬的双足白皙,脚趾小巧可爱。
蓝涣不自觉咽了口口水,直勾勾地盯着江澄。江澄走到床边,跨坐在蓝涣身上,以略高的视线盯着蓝涣的深色双眸,蓝涣也同样盯着他。
“我想要你,曦臣。”江澄鼓起勇气,以带着一点挑逗的声音轻声对蓝涣说。然后低头含住了蓝涣的唇。
江澄试探着亲吻蓝涣,舌头顶着蓝涣的牙齿往里钻,蓝涣的牙齿打开,欢迎江澄的舌尖到来,舌与舌共舞。
依兰花香和莲香像是没关紧的水龙头,缓慢而轻微的开始充盈整个卧室。
之后蓝涣就不肯只是如此,扣住江澄的头,开始攻城掠池,在江澄的口腔里游走,吸取江澄的甜蜜。
一吻结束,蓝涣的手隔着浴袍在江澄的背部流连,“晚吟,你确定你想好了吗?”
————
改了好多次了,就这样吧,下章开车。

评论(6)

热度(8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