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《韶华倾负》18

《韶华倾负》18
江澄是个工作狂,这应是继承母亲虞夫人的性子,平日里都是在各种文件资料里奋斗的废寝忘食。
再自魏婴五年前一死,江澄的酒喝的有点凶。时常下了班都是半夜,也不吃饭就来口酒,这情况在金凌被金光瑶接走时更凶。
时常空腹喝酒的毛病导致了江澄的胃病,闹了一回胃出血之后,江澄才稍稍收敛了些,但是胃不好的根子已经留下。
江澄也在金光瑶的劝说之下想调理一下,但效果不佳,毕竟江澄忙起来忘记吃饭是很正常的事。
这件事在蓝涣来云梦之后有了好转。
那天上午,蓝涣在江澄上班之后没有走,先去附近的商场买了两身行头,来云梦来的匆忙,根本没带行李,只能先买两套换洗,再等弟弟寄过来了。
蓝涣又去附近的超市买了食材,做了两道湘菜,用保温盒装好,换好衣服,拎着饭菜送到了江氏。
江氏的员工对于蓝涣大驾光临的态度分为两拨人。由于蓝涣的颜值,以江澄的女秘书为首的迷妹选择直接放行。另一拨则如临大敌,以为蓝董事长亲临是来探讨重要合作项目或者刺探军情?!
后来在都看出蓝涣的追妻心之后,都暗暗感叹,我江氏终于要有总裁夫人了!
时间恰好在中午12点,蓝涣敲了敲江澄办公室的门,就听到了江澄冷声道,“请进。”
蓝涣打开门,走进江澄,将食盒放在了江澄的办公桌上。打开食盒,湘菜的辣香味扑鼻而来。
江澄抬起头,就看见了一身半正式西装的蓝涣,正温柔神色的看了自己一眼,然后把湘菜和米饭拿出食盒,放在自己跟前。
江澄挑眉,接过筷子,吃着还温着的饭菜,辣度正是合适江澄的口味。
江澄吃了两口,不由得夸了几句,“这是在哪家湘菜馆买的?味道不错啊。”
蓝涣坐在一旁,也跟着吃了些,“晚吟觉得好吃?”
“嗯。以后可以长订这家的菜。”江澄埋头吃饭。
“我做的。”蓝涣回答,同时观察江澄的表情。
“……!!!”江澄惊讶,“蓝曦臣你会做饭?!!”
“嗯,湘菜做的少了些,但还是可以的。”
“……”江澄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只能继续食不言。
“恰好我要在云梦一段时间,不如我以做饭为住在晚吟家的报酬?”蓝涣依旧笑的温柔。
江澄想了想,觉得没什么,反正宅子里有不少空房间,分蓝涣一间也没什么。
“成交。”
因此,蓝涣以此为借口,日常到江氏给江澄送饭,而且晚上在江澄不忙的情况下,直接把江澄接回家。当然,车是江澄的车,蓝涣还以没车为借口蹭车,江澄想了想蓝涣做的菜,没什么反应。
如此半月,曦澄二人目前属于友达以上,恋人未满的暧昧情况,距离恋爱只有一张纸的距离,但是这两人都没有戳破这张纸,你在这头,我在那头。
直到这一天。
这天是周末,江氏的事情处理好后,曦澄二人在正常的下班时间回了江宅,晚饭是在家里吃的。
吃完饭,蓝涣在收拾完碗筷之后,偷偷上楼拿了什么放在身后,难得早归的江澄坐在沙发上,蓝涣走到沙发旁。
江澄注意到了蓝涣藏在身后的手,“蓝曦臣,你身后藏的什么?”
蓝涣沉默了片刻后,开口道,“晚吟的择偶标准是什么?”
“肤白貌美务家贤惠,喜欢小狗的女beta。”江澄脱口而出。
“那我可以吗?”蓝涣因为站着,低头看着江澄。客厅的吊灯也是九瓣莲的形状,发散着柔和的光,从蓝涣身后照过来,显得蓝涣带着爱的深色的眸子更加温柔。
“我喜欢肤白貌美的女beta,不是五大三粗的alpha。”江澄也站起了身,和蓝涣平视,慌不择言道。
“我不肤白貌美吗?我不务家贤惠吗?我也喜欢小狗而且我不五大三粗。”蓝曦臣回答道。
“我……我只想找个女beta过日子。”江澄有些窘迫。
“我们也可以好好过日子,”蓝涣道,单膝跪地,从身后拿出那捧香槟玫瑰,“晚吟,这种花叫做香槟玫瑰,它的花语是: 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,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,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,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。寓意是: 我只钟情你一个人。”
蓝涣重复道,“我只钟情你一个人。”这句话直击江澄心房,蓝涣单膝跪地,那束香槟玫瑰就在自己眼前,仿佛蓝涣把他的全世界一起送给自己一样。
江澄迟疑了许久,“我……我需要时间仔细地想想。”
蓝涣还是那样深情,“好,晚吟能收下这束花吗?”
江澄点头,拿过了这束香槟玫瑰。
蓝涣起身,犹豫了一下,还是上前抱住了江澄,江澄能听见自己和蓝涣逐渐一致的心跳。
许久,蓝涣主动松开了江澄,轻吻了江澄的额头,“晚安。”就转身上了楼。
江澄愣在原地,呆呆的伸手捂住了蓝涣吻过的那一片皮肤,整张脸涨的通红。
说是晚安,但两个人都是一夜无眠。
江澄从那个吻确定,自己是有那么一点喜欢蓝曦臣的,但是自己到底该不该答应呢?答应了,就等于把江家和蓝家绑在一起。不答应,对不起自己的心和蓝涣的款款深情。
没等江澄做决定,蓝涣在第二天一早接到了蓝湛的电话,说云深与聂氏有一个重要项目刚刚开启,需要人处理。
蓝湛跟蓝涣说,“兄长,魏婴有孕,我不能走开,与聂氏的合作,怕是只能由兄长去了。”
蓝涣惊讶道,“无羡有孕?!好,我马上回去。”蓝涣深知蓝湛这些年的不易,只能决定忍痛跟江澄分开,匆匆赶往清河。
收拾了本来就没多少行李,本来想先走,后跟江澄解释,可打开门,就看见了坐在客厅的江澄。
江澄看着整装待发的蓝涣,问道,“你要走?”语气带着自己都没有的注意的急切。
“对不起,晚吟,云深和聂氏的项目我必须到场,今天就要走了。”蓝涣跟江澄简单的解释了,就要直接走。
“我送你去机场吧。”江澄说完就走回房间换衣服去了。
“不必麻烦晚吟的……”蓝涣真的不想麻烦他。
“别废话,我送你。”江澄快速换完衣服。拍了一下蓝涣的肩膀,就向外走去。
到机场时,北京时间七点,飞机票是七点半的票,空了半小时,蓝涣在一旁等待,看江澄没有走的意思,想了想说道,“晚吟很关心我?”
“我哪有关心你?”江澄没好气的说。
“那晚吟怎么特意来送我?”蓝涣笑了笑,神色温柔。
“看你给我做了半个月的菜的份上,我才来送你的。”江澄推脱道。
“好吧,看来我还比不上半个月的菜。”蓝涣很委屈的样子。
“你多大人了,金凌都没有你撒娇。”
“哼~”蓝涣看出现在江澄心情颇佳,想逗一逗他。
“好了好了,多大人了,丢不丢脸。”
在两个人的玩笑间,时间很快过去了,蓝涣听见了机场的最后通知,抱了一下江澄,“等我回来,晚吟。”气息喷在江澄耳边,江澄感觉耳边一麻,还没反应过来,蓝涣就已经离开了。
江澄一整天都觉得心里空空的,还无意间上网看到一句话,“他不在的第一天,想他。”
江澄抓狂的挠了挠头发,觉得自己的状态不对。
中午12点,办公室的门又响起了敲门声,“请进。”
秘书送来了午饭,同时说,“这是蓝董特意嘱咐我帮您订的,要我一定要准时给您送饭。”
秘书看着江澄不自觉上扬的嘴角,不由得八卦一句,“江董,您和蓝董……?”
江澄一下子收回上扬的嘴角,“没你的事,出去。”
秘书知趣退下。
江澄吃了两口饭菜,不自觉跟蓝涣做的比较了一下,感觉没有蓝涣做的好吃。意识到自己刚刚都想了些什么后,怨气十足的想,蓝曦臣那个家伙,偷走自己的心,又一走了之。
心情不顺下,江澄吃完饭感觉胃里不太顺畅,再次想念蓝涣在的日子。

评论(4)

热度(10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