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魔道abo向同人文《韶华倾负》16

《韶华倾负》16
七日后,蓝湛去上班了。
为什么是七日后呢,因为魏婴这一次的发情期在经过各种波折之后全面爆发,持续了七天。
魏婴这几天几乎没怎么下床,实在是没有力气和体力。
温宁像算好了一样,在魏婴刚起几分钟的午后来到了蓝湛的公寓。还给魏婴带了一些还算比较符合魏婴胃口的营养餐,但是几乎没有辣味。魏婴一脸苦相。
温宁忍笑,又拿出来了几个小盒子,“公子,一周后记得测一下。”
魏婴刚咽下最后一口饭,打开一看后有些傻眼,大写加粗的“omega发情期后专用验孕棒”直接印进了魏婴的大脑。
“这是?……”魏婴城墙厚的脸皮居然有些发红。
“我姐给你准备的,说是你现在的激素水平只有这一种适用。”温宁尴尬的如同背课文一般复述温情的话。
魏婴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是这么放在明面上说,还是有莫名的羞耻感。
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魏婴把东西收起来,扔进了衣柜里,他大概是再也不想看见这种东西了,在他心里,他总觉得自己还是个alpha。
“还有,明天公子要去公司录音棚补音,蓝总帮你请了七天假,今天结束。”温宁依旧在完成自己的任务。
“哦,明天你来接我不就行了。”魏婴毫不在意。
“明天,您应该和蓝总一起去吧……”温宁对魏婴明天要自己送他去公司的行程表示怀疑。
“他不是要避嫌嘛……”
温宁觉得该避嫌的是自己……魏婴脖子的颜色真是刺眼,温; 活几年单身几年; 宁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应该赶紧走。
第二天,蓝湛不知去忙什么了,是温宁送他去云深的。
因为云深的设备够硬,拍摄过程中收音效果好,补音没费什么劲。录制片尾曲的过程也很顺利,一首独唱陈情,一首合唱含夷。
合唱是分开录的,魏婴也很想知道蓝湛究竟是怎么唱的这首歌,因为这首歌的作词作曲他也认识,是当年他还是歌手时合作过的大佬。好像又回到了当年。
日子过得飞快,尤其是当人处于幸福之中。
七日后,魏婴阴差阳错的看见了温宁拿来的小盒子。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了卫生间。
片刻后,魏婴对着三个都显示差半格的验孕棒紧张不已,拍照发给温情,温情只发了两个字: 恭喜。
魏婴懵了,不是满格才怀孕吗?差半格是什么?_?又补上了几个字: 我是怀上了还是没怀上?
温情这是发的语音: “七八成是怀了,你明天领着你家蓝总来医院检查。必须带他来!早上别吃饭,八点到。”语气和以前一样。
魏婴打算把照片发给蓝湛,手停在发送键上方迟疑了几秒钟才按下去。他怕是空欢喜一场,尤其是蓝湛。
蓝湛等了他不止五年,从日记的字里行间,蓝湛喜欢他的时间几乎可以从在蓝家学习时算起。他不希望蓝湛的人生留有遗憾。
如果可以,魏婴,希望自己能真的给蓝湛生下个小蓝湛,温情曾暗示他,莫玄羽的身子骨差的不行,怀孕的几率比一般的omega低很多。
魏婴胡思乱想了好一阵,手机也没有蓝湛的回信,有些颓废的躺在床上,抬眼望天。蓝湛会不会不想要孩子啊……自己要不要偷偷生下来……
楼下的门锁开了,魏婴闻声坐起,就听见了蓝湛从楼下跑上楼的声音。刚站起来就被满是檀香的怀抱拥住。
“蓝湛……你怎么回来了?”因为那张照片?这才多久,打飞的回来的吗?
“嗯。温情怎么说?”蓝湛把怀抱松了些,魏婴却搂得更紧,omega在被alpha完全标记后会十分依赖自己的alpha,魏婴贪婪的嗅着蓝湛的檀香,焦躁的心情被抚平了许多。
“温情要我们明天一起去检查……如果没怀上,你会不会不开心?”魏婴抬眼看着蓝湛浅色的眸子,蓝湛总是面无表情的让他不能完全猜透他的心。
蓝湛扶魏婴坐下,自己半蹲在魏婴身前,“魏婴,你是因为觉得愧疚才会让我标记的吗?”
“当然不是!我是真的心悦你才会和你上床……”魏婴急于辩解,却急得如同舌头打结般说不出别的话来。
“那就好,就算没有孩子,我们也可以相伴一生。”蓝湛把魏婴的手放在唇边,轻吻指节。
魏婴嬉皮笑脸了许多年,总是对爱情毫不在意的模样,可是,他还是想被人爱护着的。
蓝湛看着魏婴红了的眼眶,很轻的笑了一下,“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,现在看来还是提前为好。”
蓝湛起身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檀香木盒子,递给魏婴。
“这是?”魏婴拆开盒子,里面是一只与蓝湛手腕上几乎一致的手环,带着蓝家的云卷纹标志,在蓝湛白净的手腕上煞是好看。
蓝湛把手环拆开,露出里面的“湛”字,“这是叔父为我准备的成年礼,等我有朝一日带命定之人回蓝家。”
“所以这手环是只有你的另一半才有资格佩戴的。”
“嗯。”
“那你的……是不是也只有你的另一半能碰……”魏婴猛然想起自己曾经也碰过蓝湛的手环,蓝湛当时恼羞成怒的表情让魏婴记忆犹新,魏婴一瞬间把这两件事联系了起来,得到了一个令他诧异的结论。
“嗯,据说蓝家先祖皆佩戴抹额,易服之后,就演变成了这手环。”蓝湛把手环重组之后小心地戴在了魏婴的手腕上,扣好连接处。
“过几日,我们一起去找那位工匠,也刻上你的名字。”蓝湛盯着魏婴的眸子,明明没有什么表情,却是刻骨的深情款款。
魏婴捧起蓝湛的脸,轻吻蓝湛。四片唇瓣只是很轻的触碰,这是个没有情欲,只有爱意的轻吻。
“蓝湛,我爱你!只是你蓝湛这个人,与其他无关。”魏婴将两个人的距离分开了些许,笑得灿烂而明媚。
蓝湛回应魏婴的是能够挑起浴火的深吻,唇齿纠缠间气息凌乱,不分彼此。等到两人放开时,魏婴躺在床上大口的喘气,蓝湛压在魏婴身上,有力的手臂支撑起上身,温热的呼吸喷在魏婴的脸上,在隐忍着什么。
魏婴环住蓝湛的脖颈,“二哥哥,不天天吗?”
蓝湛皱起眉,“明天检查之后。”
魏婴不以为然,抬高大腿,在蓝湛微胀的下身蹭了蹭,“二哥哥,不天天多可惜啊~~”尾音转了个风情的弯,眉飞色舞的勾引蓝湛。
“……”蓝湛起身,拿起睡衣进了浴室。
魏婴在床上笑得不行,眼泪都要出来了。蓝湛这幅受了调戏还竭力隐忍的模样,让魏婴心里暗爽。
过了一阵子,蓝湛带了一身凉气回到床上,在魏婴的偷笑里把魏婴用被子包起来,躺在床的另一侧。
魏婴挣开被子卷,想抱住蓝湛。蓝湛微微躲了些,“身上凉。”尽管在浴室又多待了会儿,身上的凉气还是没有散尽。
魏婴才不管这些,他只想和他的二哥哥挨的越近越好,“不,就要抱着二哥哥睡!”
“明天要检查,快睡吧。”蓝湛隔着被子抱紧了魏婴。
魏婴轻轻在蓝湛脸上亲了一下,在蓝湛肩窝处嗅着檀香慢慢睡去。
蓝湛很轻的勾了一下嘴角,在魏婴额上落下一吻,也闭上眼睛。
蓝湛等了魏婴五年,其实又何止五年,就算没有孩子,他的世界里,他在意的只有魏婴。或者说,只要有魏婴,蓝湛就有了整个世界。

评论(3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