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《韶华倾负》14

《韶华倾负》14
在蓝湛控制魏婴在家里几乎发霉了时,电视剧的后期给蓝湛打来了电话,请两位主角去参与后期配音。
蓝湛想了想,自己独立的台词太少,绝大多数都是和魏婴的对手戏,一般都是建议两个人一起配音的,那自己就算去的话,也来得及在晚饭前回来,魏婴现在比较老实,应该不会跑,就应了下来。
魏婴依旧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,手里拿着手机玩游戏,听见蓝湛接电话,立刻支起了耳朵,不知道蓝湛要去干什么,但肯定是要出去,不觉有些欣喜,就哼起了小调。
魏婴装作没什么的样子,依旧晃着腿,余光里看见蓝湛一僵,脑中灵光一闪,“蓝湛,我好像知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了。”
蓝湛已经恢复正常,仿佛闻所未闻,边上楼边对魏婴说,“我出去一下,晚饭前一定回来,你不要出门,等我回来,若是饿了,就点外卖。”
魏婴嬉皮笑脸的说,“知道了。”末了,又补一句,“不会跑的。”蓝湛叹了口气,就离开了。
魏婴这几天在蓝湛的严控下,没有出门,就看了看蓝湛的房间,蓝湛总是推拒着不让进。除了上次……那是脑子乱成粥,根本不记得什么。
魏婴转了半天,除了房间格外没发现什么秘密,不经意看见了书柜和书桌之间的那个放在小支架上的笛子,与自己以前做音乐时的笛子很相似,又有不同。
魏婴拿起了笛子,上面有蓝湛的清冷檀香味。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,顿觉一阵心安。
魏婴打算把笛子放回去的时候,忽然发现小支架下起高度作用的小圆柱形的摆设,有可以转动的机关。
魏婴伸手转动机关,就看见蓝湛的书架移开了些,留出了一人宽的位置。
是一个不比书架矮的保险箱,蓝湛是把钱都装在保险箱里吗?看着上面的密码,魏婴起了好奇心,这种密码箱应该是好多年前的款式,蓝湛也没有多大,会有什么秘密呢?
四位数的密码,按蓝湛这个小古板,应该会是日期之类的吧?生日吗?
魏婴按下了蓝湛的生日,错误。
按下了蓝涣的生日,错误。
对了,蓝湛有个儿子。那也不知道生日啊……
魏婴这才想起来蓝湛有个儿子,都怪蓝湛这些年什么都没变,自己有时候真的会以为还在前世,江家覆灭之前,自己依旧是个什么都不用管的少年。
魏婴收拾了自己的情绪,在蓝湛的书架是找到一根铅笔和一张白纸,用小刀刮了些许铅笔的粉末在纸上,对着保险箱的密码部分一吹。
看着铅笔灰粘上的四个数字,魏婴心里咯噔一下,这是自己的生日吗?魏婴颤抖着手,按下了自己的生日。密码箱铿一声开了。
魏婴打开门,最上面一层,都是自己的海报,都是当年自己年少轻狂,意气风发的模样。
还有许多照片,明信片,从自己出道开始,到江家出事,都有。仿佛是自己一生的记录。
魏婴看着中间层的几本笔记本,拿出了纸张完全泛黄的那一本,翻开第一页,都是蓝湛清隽有力的字迹。
“魏婴已经消失一个月了,我今天才知道。”
第一行就是如此,魏婴顺着书架坐在地上,把笔记本放在大腿上,思考自己到底要不要继续看下去,这是蓝湛的隐私,可是显而易见,这个箱子里都是关于自己的,自己有勇气去弄清这些事吗?
深吸一口气,魏婴决定看下去。他也需要捋一捋自己对蓝湛的感情。
“魏婴,这三个月你去哪了?为何一回来成了如此模样,我很担心你……”
“魏婴,我被软禁了,我偷偷发的邮件,你可看见了?若看见了,为什么从不回我?你……对我,只有戏弄吗?没有半分感情?我的心意,对你来说真的一文不值吗?”
“魏婴,我想你了。”
“魏婴,你可好?”
“魏婴,他们说你死了,我不信,四处找你都不见你,你去哪了?你藏身之所已被毁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我在衣柜间层里发现了那天你带的孩子,我收养了他,另取名蓝思追。思君不可追。魏婴,你可否回来看看。”
“魏婴,天子笑很醇。我又多替你藏了几坛,你能回来喝吗?”
“魏婴,你还会回来吗?我等你。”
“魏婴……”
……过了许久,魏婴看完了笔记,总是一张笑脸的他哭的一塌糊涂。
蓝湛等了他五年,整整五年。喜欢了他半辈子,而自己一无所知,甚至刚被蓝湛带回来时,刻意的亲近都是为了远离他。
魏婴,你自己做的这是什么事……
魏婴看着最下层的曲谱,都是蓝湛思他念他为他所作,还有自己说过,最喜欢喝的天子笑。
魏婴翻着谱子,看见了蓝湛在洞底为他唱的那一曲,也是蓝湛请他作词的那一曲。魏婴看见曲名时瞪大了眼睛,忘羡两个俊秀的字从魏婴眼前映进魏婴心里。
忘羡……忘羡……原来它有名字,忘羡,蓝湛啊蓝湛,你这颗心打算藏多久……
原来谱的词还在魏婴心间,魏婴拿起笔,一改原来的狂草,端端正正的重新拿了一张纸,把曲子和词都工工整整的写了一遍,尤其是忘羡这两个字。
魏婴感觉现在他有一肚子的话要和蓝湛说。
门锁响了,魏婴看了眼钟,原来都快晚上了。闻到了蓝湛的檀香味,魏婴躲在了蓝湛的门后。想给蓝湛一个惊喜。
没曾想,蓝湛却在门口喊“魏婴?”魏婴没吱声,也没动。
“魏婴?”蓝湛再问了一句。见楼下的厨房和卫生间都没有,跑到楼上,魏婴的房间,也没有。
“魏婴……你又走了吗?”蓝湛在隔壁的声音,让魏婴的心疼的揪成一团。
魏婴从门后出来,直接跑进房间,在蓝湛身后抱住他,“蓝湛,我没走,我就在这。”
蓝湛转过身,紧紧抱住魏婴。他以为魏婴又要离他而去了。
魏婴道:“蓝湛,你,你看着我。”他声音发紧。蓝湛道:“嗯。”深吸了一口气,魏无羡低声道:“……我在带着阿苑东躲西藏时,时常收到各种恐吓信,久而久之,我就再也没有看过邮件。所以,你给我发的邮件,我并没有看到……”闻言,蓝忘机微微睁大了眼。
魏无羡猛地把双手伸直,离蓝湛有一些距离,紧紧抓住他的双肩,接着道:“但是!但是你对我的心意,我现在都知道了!”
“……”蓝湛心头一紧。
魏无羡道:“你特别好。我喜欢你。或者换个说法。心悦你,爱你,想要你,没法离开你,随便怎么你。”
“……”
“我想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,还想天天和你上床。我发誓我不是什么一时兴起也不是像以前那样逗你玩儿,更不是为了感激你,除了你谁都不想要,不是你就不行。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,爱怎么来就怎么来,我都喜欢,只要你愿意和我……”
蓝湛把魏婴抱的紧紧的,不留一丝缝隙。紧到魏婴感觉到疼,紧到呼吸困难,却不愿放开。
魏婴甚至有一种蓝湛在他肩头哭泣的感觉,听见蓝湛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对他说,“我也是。”
魏婴将两人分开了些,将自己的唇贴在蓝湛唇上,示意不能更明显了,蓝湛顿时反客为主,把魏婴搂紧了些。
第一次在魏婴清醒,且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亲吻魏婴。与心爱之人心灵相通,亲密之事就不知不觉的开始了。
蓝湛的攻势越来越猛,在魏婴的口腔里为所欲为,细细舔吸着魏婴敏感的上颚,舌根,划过魏婴的贝齿,用力吸吮魏婴的唇瓣。在魏婴几乎窒息的时候才终于放过了他。
魏婴把气喘匀了些,把蓝湛带到床上,自己直接平躺在床上,气喘吁吁的道,“蓝湛,标记我,让我成为你一个人的……”

评论(1)

热度(9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