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《韶华倾负》13

《韶华倾负》13
蓝涣在生物钟的控制下,5点钟准时睁开眼,在看见九瓣莲的吊灯时,愣了一下。九瓣莲,云梦江氏的标志。这是江澄家?!!
蓝涣随之闻到了一股细微的红莲香,微微向香味来源的方向扭头,就看见了江澄侧身睡在自己旁边,一个离自己极近的位置,鼻尖距离自己脖颈的腺体只有一二公分的距离。
空气中弥漫着两人的信息素,温暖的依兰花香中混杂着几丝醉人的红莲香,温暖宁静美好。
蓝涣震惊之余,开始努力回忆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苦思无果,完全想不起来。
空气中,依兰花香的味道有些浓,蓝涣收敛了信息素,睡梦中的江澄突然闻不到喜欢闻的味道,又向蓝涣的方向凑的更近了,鼻尖直接贴上了蓝涣的腺体,并轻轻磨蹭。
蓝涣从未受过这种刺激,顿时信息素爆棚,溢满整个房间,江澄顿时开始呢喃,气喘的声音在蓝涣耳边响起,身体不自觉开始在床单上摩擦。
蓝涣赶紧平息信息素,不再释放,恢复冷静。窜下床,打开窗帘和窗户,散掉味道。看着江澄似乎发情的模样,在江澄床头柜里翻找了半天,也没有镇定喷雾和抑制剂,蓝涣是头一次觉得自己依兰花香的信息素不是好事……
翻了半天蓝涣才想起来,江澄是个beta,似乎确实不用备那些药品,但江澄现在的状态,再等下去,蓝涣觉得自己都要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蓝涣在江澄身侧坐了会,看着江澄难耐的样子,“晚吟,抱歉,别怪我。”
然后毫不犹豫地在江澄的后颈腺体上一口咬下,注射自己的信息素。江澄呻吟了一声,继续昏睡了过去。蓝涣缓缓起来,注视着自己留下的宣誓主权的标记,伸手很轻很轻的摩挲了几下。
屋子里,未散去的信息素的味道发生了细微的改变,江澄微微散发的红莲香中混了一些温暖的味道。
天气转凉了很多,蓝涣给江澄盖好被子,下了楼。
在楼下的淋浴间里,用备用的牙具毛巾洗漱了一下,开始找衣服。
在洗衣机里找到了自己的衣服,果然不能穿了,自己的那套衣服,是要干洗的,虽然昨天江澄并没有往里面放水,但是已经都是褶皱,今天肯定是不能穿了。
本来想打电话叫别人来送衣服,但是这是云梦,江澄家,来之前没想太多,什么都没提前看,人生地不熟的,送货上门都没办法。
蓝涣无奈之中,把昨天脱掉的内裤又穿上了,脏一点总比真空要好。
蓝涣在江澄的衣柜里找了半天,翻到了件灰色休闲装,比较宽松舒适的类型,蓝涣目测自己穿得下,才拿出来穿。
蓝涣其实对江澄的衣柜很无语,大多数都是西服,先不评价款型,一柜子都是深深浅浅的紫色,刚一打开差点吓到见过大风大浪的蓝董事长。
少有的,就是几件睡衣,几件休闲衣裤,一看就是工作远大于生活的人。
这件灰色休闲装倒是真的挺合适。
蓝涣穿着它拿着手机钱包出了门,在江澄家附近转了转,买了两份早点,都是稀粥和清淡小菜,蓝涣想着醉酒之后适合这样吃。
回了江澄家,江澄并没有下楼,应该还在睡,蓝涣就先处理了几封公司的邮件,该批准的批准,该驳回的驳回。
楼上的江澄睡睡醒醒,感觉口干舌燥,想接杯水解解渴,杯子都在恍惚之中放在了接水处,却没听见流水声,仔细一看,才发现饮水机里没有水了。
迷迷糊糊的下楼,看见楼下沙发上坐着个活人,才猛然清醒。人明显蓝涣,但这衣服不像是蓝家板板正正的衣服,还有点眼熟……
这不是我前两天刚买的,穿了一次还没洗呢吗?……江澄庆幸自己没喝水,不然肯定会呛死自己。
蓝涣恰好抬头,看见了刚醒来睡眼惺忪的江澄,不自觉露出了温柔的一笑,悦耳的声音问,“晚吟睡醒了?”
江澄愣愣点头,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来,过去接水,忙喝了几口。
“晚吟饿了吧,过来吃早餐吧。”
江澄本来也不觉得饿,听见这话反倒觉得饿了,就拿着水杯走向了餐桌。
蓝涣把饭菜一一打开,江澄难得温顺的吃了,没有挑三拣四。若是江氏的员工看见此景,肯定会觉得江澄病了,因为太反常了。
“快趁热吃吧,吃完了有事情和你说。”蓝涣递给江澄筷子。
“那就边吃边聊呗。”江澄接过。
“食不言。”蓝涣示意江澄吃。
这大概是江澄吃过的最安静的饭,看着蓝涣赏心悦目的吃相,自己也尽量让平常早饭的狼吞虎咽变雅观些。
但是大概是昨夜都没怎么吃,现在都比较饿的原因,这顿饭吃的比较快。饭后蓝涣收拾了一下,漱了口,才又坐回江澄对面。
“晚吟,我……标记了你。”蓝涣犹豫了一下,郑重开口。
“嗯……啥?标记?”江澄一脸惊讶,摸了摸自己的后颈,摸到了一个浅浅的牙印。
“我的信息素是依兰花香,有安神,平静心绪,疏解压力,以及……催情的效果……”蓝涣觉得事情必须解释清楚才好,所以从根源上说起。
江澄目瞪口呆。
“晚吟可能觉得闻着我信息素的味道睡得安稳,所以离我近些,”中间那一段太过不能直说,蓝涣选择略过,“后来我的信息素引起了你发情,我一时没有办法才……选择标记了你。”
江澄呆若木鸡。
蓝涣又开口道,“晚吟,alpha对beta的标记只会持续一周,所以你也不用太担心……”
江澄觉得信息量太大了,自己要消化一下,过了片刻才应了一声,“哦。”
“晚吟,你不反感?”蓝涣小心问。
“反感有用吗?已经标记了。”江澄看见蓝涣变了的脸色,才说了后半句,“再说我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,所以不反感。”
江澄好像突然知道为什么魏无羡老是撩蓝二了,看着蓝家人变来变去的脸色,确实挺好玩的。
“话说,蓝涣你一个alpha的信息素怎么跟omega一样好闻?”江澄看着蓝涣温柔的深色眸子问。
“不知道,我第一次易感期就是这样了。”蓝涣老实回答。
易感期是alpha的激素分泌周期性导致对外界敏感,不自觉释放信息素,以吸引omega,甚至引导omega发情期的到来。
江澄点点头,他实在是不理解,自从分化成了beta后,这些有关alpha和beta的常识,他不需要记住了。
蓝涣还是对江澄温柔的笑,江澄看着蓝涣的笑,突然低下头。
他小时候觉得,自己该找一个可爱聪明的omega成个家的。
后来分化亚性别,他只是个平庸的beta,他想找一个和自己一样普通的beta成个家,有孩子就麻烦阿姐帮忙养一养,没有孩子,一辈子二人世界也好。
再后来,他打算自己孤独一辈子,金家有金光瑶,金凌没机会继承金家,留下继承江家也好,等他再大一点,自己就慢慢教。
至少自己活着的时候没人敢欺负他,就算自己老了,他也长大了,可以独当一面。
但是 蓝涣的出现,江澄突然觉得,如果人生一直有蓝涣的陪伴,是莫大的幸事。
谁不希望自己有人关心,谁不希望自己有人疼,阿姐昏迷很久了,也许不会再醒了。自己是不是该让自己有个归宿了?
江澄对蓝涣也一笑。

评论(2)

热度(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