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《韶华倾负》12

《韶华倾负》12
蓝涣改坐在江澄边上的位置,把手搭上了江澄的肩膀上,适当的在很近的距离释放出安抚温暖的信息素,包围在江澄周围,安抚江澄的情绪。
蓝涣看着江澄,开口开解他,“晚吟,你至少还体会过父亲的关爱,而我和忘机却从未有过,更是极少见母亲,直至母亲去世,也只有寥寥可数的几面罢了,相较之下,晚吟还有一个较好的童年。你年幼丧父丧母,我与忘机同是,你为江家奔波,与那些人斡旋,我当年亦是。
“无羡他救的温家剩下的人,都是从未做过温家之流的恶事,都是些好人,温情温宁更救过你性命,虽然温宁后来发狂失手杀了金子轩金先生,那也是金家给他注射了精神类药物所知。晚吟,这世上很多人和事都难以预料,每个人都生活不易,各有难处。你经理坎坷,我明白,你心里苦,我也明白。但是你不能把事情都推到魏无羡身上,他虽有些事做的不太对,但错不都在他,也不在你。”
这几乎是蓝涣私底下说的最多的话了,江澄脑子里晕晕的,这些话他都听进去了。
“那我就该尽释前嫌,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吗?我没有这样宽的心胸气度。”
“是非曲直,晚吟心中已经有数,不必我再多说,我希望你以后能活的自在,放下不需要背负的东西,好好活着,对得起你父母,你姐姐姐夫。”蓝涣依然神色温暖,手仍搭在江澄肩上。
“好,喝酒,不是借酒消愁,是我江澄今天交你蓝涣这个朋友。”江澄神色已缓,平静下来,伸手把蓝涣的酒杯拿到蓝涣现在的位置,蓝涣接过,江澄与其碰杯,一饮而尽。
蓝涣看着酒杯,又看着江澄,“我不善喝酒,酒品怕是不好,不要吓到晚吟才是。”便也一饮而尽。
“我还是头一次觉得你这个人真是不错,原来你私底下这么会说吗?你们兄弟俩性子差的真多,蓝忘机真是惜字如金,你可是……蓝涣?蓝涣?”江澄夹了几筷子菜,一扭头才发现蓝涣居然支着胳膊睡着了,叫了几声也没应。
“一杯就倒,蓝家怪不得不让喝酒,这酒量喝了在外边可真危险。”江澄咕囔几句,结了账。叫来个服务生,一起扛着蓝涣出了门。叫了出租车把两个人送回了江澄家。
车开到半路的时候,蓝涣醒了,“晚吟!!咱们这是在哪?!!”
江澄被这铿锵有力的一嗓子吓了一跳,却见蓝涣眼神清明,完全看不出是醉酒的样子,一时怀疑这是醉着还是突然天性解放?
“蓝涣,你这是?怎么了?”
“晚吟,我没事!!我很好!!!”
“……”这是醉了之后天性解放了……
“晚吟你看见我手环了吗?”
“……”江澄直接解开蓝涣扣的严实的衬衫手腕处,露出蓝涣的手环。
蓝涣看见自己的手环,眼睛亮了亮,把手链拿下来拆拆卸卸又重组,然后就把江澄的两只手一起套上了。
套上了……
套上……
套……
江澄挣了挣,输在了蓝家人的手劲上,被套上了拆开的手环,江澄看了看这蓝家的家族标志云卷纹,好像想起这东西有什么特殊含义,一时又想不起来。
“蓝涣,给我解开。”江澄也算是喝了不少酒,酒劲有点上头,脾气也有些暴躁,焦躁地让蓝涣给自己解开。
蓝涣显然理解成了自己想理解的方向,想去解开江澄的衣服,被江澄躲开。
“蓝涣你住手,坐好了!”
蓝涣乖乖回去坐好了,突然安静下来了。
司机在这种微妙的气氛下觉得尴尬不已,开的更快了些。
蓝涣似乎被江澄喝一嗓子害怕了,像被训斥的孩童一般低头不语,一直安分到回到江澄家。
江澄勉强从外套的内兜里找出钱来,给了司机。司机刚走,江澄用指纹解锁,进了别墅。蓝涣紧跟着也进去了。

蓝涣被江澄按着穿了自己的拖鞋,江澄就光脚在地上。
江家的房子被温家占了两三个月,以前的很多东西都没有了,江澄夺回家产后,又按照原样重新布置的,但拖鞋只有一双,因为没有别人会来家里。
江澄把蓝涣领进一楼的淋浴间,“蓝涣,你先冲个温水澡,我去给你拿换的衣服。”江澄说完就奔二楼去了,蓝涣在楼下可怜巴巴的看着江澄上楼,想跟着江澄一起上去,但还是进了淋浴间。
江澄给蓝涣拿了件没用过的浴袍,结果就看见淋浴间开着门,蓝涣也没换衣服,仍是穿着原来的衣服,傻站在流水的花洒下。
蓝涣看见江澄,突然笑得好开心,目光直白的看着江澄,眸子里的欣喜不只一点半点。
“晚吟!!!”蓝涣直接要冲过来,被江澄一嗓子喝道,“别动!”老子可不想你折腾完我还要收拾。
蓝涣乖乖像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的保持着迈了一步的姿势。江澄看着此景眉头不由一皱,“蓝涣,你洗澡为什么不脱衣服?”
“哦,对啊!!洗澡要脱衣服的!!!”
江澄:“……”
江澄关了还在流水的花洒,边接温水边试水温边对蓝涣说,“把衣服脱了,好好洗。”
“好!!!”蓝涣开心的把自己一身衣服脱得干净,扔在洗手池里。江澄听见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,看了一眼蓝涣扔在洗手池的衣服。心道:蓝家禁酒真是好事。蓝董事长,你的雅正呢?你的节操呢?你的礼数呢?
水放好了,“蓝涣,你进来洗。”江澄一回头,就看见蓝涣脱得精光,肩宽臀窄,一身练的恰到好处的肌肉,再往下……alpha的性器还确实比beta和omega更壮观……总之,真看不出来是个长坐办公室的人。
江澄竟脸红了,也不知是看见这身躯体的缘故,还是一浴缸的水的热气熏得。
江澄把蓝涣招呼进了浴缸,扔给了蓝涣新的毛巾,把浴袍放在衣架上,“你洗好了,就换上浴袍,回隔壁客房睡。”
江澄把蓝涣换下的湿衣服扔进了洗衣机,自己回了楼上自己的主卧,在主卧内的淋浴间冲了个极快的澡,围了浴巾就出来了。
结果一抬头,就看见蓝涣躺在自己的床上,占了自己一半床位。蓝涣穿着浴袍,却不像平时的衬衫一样整整齐齐,浴袍领子大敞,腰带系的也不怎严实,躺着的姿势倒是标准的蓝氏睡姿,板板正正。
江澄赶紧套上了睡衣,拿下浴巾,去叫醒蓝涣。“蓝涣,蓝涣,我不是叫你回楼下的客房睡吗?你怎么还上来了?”
“晚吟!!你回来了!!!我等你回来等好久!!”
江澄突然觉得,醉酒的蓝涣真可怕,从一个温文尔雅的有为青年变成一个热情洋溢过头的青年……
“蓝涣,你回去睡行吗?我不喜欢跟别人一起睡。”江澄知道以蓝涣的酒品,要哄着来些,但今天真是够闹挺的,他没那些精力哄一个醉酒的人了。而且现在酒有些上头,真想好好睡一觉。
“晚吟!一起睡多好!!明天我们一起去江氏工作吧!!!”蓝涣看起来还是很兴奋。
“好好好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睡吧睡吧,你家不是11点之前必须睡吗?快睡吧。”江澄已经懒得回蓝涣话了,闻着蓝涣好闻的信息素的味道,更加昏昏欲睡,便直接关灯睡了,脑子里还在想,但愿明天早上5点时不要被蓝涣强行叫起来……

评论(6)

热度(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