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魔道abo向同人文《韶华倾负》09

《韶华倾负》09
医院里,医生仔仔细细地为魏婴检查,“脚踝的骨头有点错位,要先正位再带上一段时间的夹板。你要是好动,就打石膏吧。”
魏婴没想到会伤这么重,还以为就是自己崴了一下,怨气十足的看着自己的脚。蓝湛倒是露出了心疼的表情,温宁更是自责,乖自己没有照顾好公子,心里已经想着给魏婴做一个月的大骨汤。
温宁去补手续和交费,医生让蓝湛稳住魏婴,就直接正骨了,魏婴咬住下唇,一声不吭。蓝湛心疼的无以复加,“实在疼就咬我。”还把胳膊伸到了魏婴嘴边。魏婴一愣,医生趁着这功夫一用力,魏婴差点直接把腿抽回来。“嘶……”
蓝湛的胳膊劲太大,压着魏婴的大腿和小腿,医生抓住脚,魏婴想动也动不了,一直僵着身体知道完成,又打了石膏。
魏婴其实很心塞,行动不便的感受很不好,但是看着蓝湛似乎带着心疼的脸,又咧出一个笑容,“蓝湛,谢谢你,其实没那么疼的,你……”
话还没说完,蓝湛腾的站起,就出去了。魏婴还不能追上去,更加别扭了,“这又怎么了?!说走就走,我又没调戏他,跑什么呀?!”魏婴对着空气叨咕了几句,愤愤的坐在原地。
蓝湛在走廊里打了个电话,交代了一下魏婴受伤的事,让拍摄时间延迟。之后,又拨了另一个电话。“哥,能来云梦帮我一个忙吗?”
蓝涣表示,弟弟突然要帮忙,一定是大事,“什么事,着急吗?”
“并不着急。我想……让哥来云梦医院,帮我照看一下魏婴,我担心江晚吟会对他不利……”
“好,我交代一下马上过去。”蓝涣定了票,收拾了一下,立刻往云梦赶。
蓝湛挂了电话,想回病房,又不想,手放在门把手上,又拿下来,还是进去了。魏婴还是闲得无聊,坐在那里玩手,再次感慨还是原装的身体好。
蓝湛坐在魏婴旁边,“我什么时候能不在医院待着啊?”魏婴按耐不住先开口了。
“快了,温宁忙完我们就走。”蓝湛在之后就没说话。
自从那夜之后,很多东西都变了,魏婴自知没有理由去再撩拨蓝湛,蓝湛也一样,不知以怎样的相处方式来共处。
沉默的空气最是可怕。
手续完成了,温宁回来把魏婴接走,蓝湛回去拍戏了,日子还要照常过,魏婴被放了几天假,武戏差不多了,剩下的文戏只好先拍,还好古装衣摆长,远景不明显,近景只拍上半身,圆满拍完了自己的文戏。
蓝湛那边还差一些戏份没有拍完,魏婴没事了,被导演劝回去休息。魏婴闲的没事,拉着温宁回去复查。
“医生,石膏能拆了吗?带着这东西实在是不方便。”魏婴坐在床上,吊儿郎当的问医生。
“怕是不行,至少还要过一周。你以前就受过伤,这次算是病上加病,必须仔细看护,才能如以前一样,万一你以后瘸了,多对不起你这张脸。”医生似乎很了解魏婴的性格直接了当的说了出来,“你这样不听话的病人我见得多了。若是不老实,留下什么后遗症我可不负责任。”
魏婴觉得有理,但闲不下来,咧出一个笑,点点头,装作很乖的样子。
温宁看了魏婴的笑,感觉公子又要搞事情。只好打算看紧魏婴,不让他出事。

离开诊室,魏婴看见一抹紫影走过,在反应过来来着是谁时,下意识退后一步。眼睁睁看见江澄快步进入电梯,电梯门合上,魏婴才放松下来,站在原地看着电梯的数字升到某处停下。
温宁没有看见江澄的身影,在魏婴身后,以为魏婴想起什么,没有动,只是等魏婴动作,魏婴常常想一出是一出,他不能阻拦,但是可以劝着点。
两个小护士在一旁叽叽喳喳的聊天,“江董怎么总是固定来医院啊?” “唉,你新来的不知道,江董是因为他亲姐,就是那个金家少奶奶。”
“金家死了的那个少爷?!魏无羡杀的那个?”
“对,就是那个少奶奶,也是蛮可怜的,当年我还羡慕她能嫁给金家继承人,现在只能可怜她了,你说当年江家要是没收养魏无羡那个白眼狼,哪来这么多不幸,好好的人从楼梯上摔成了植物人,多惨……”
魏婴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,默默走开了,温宁一脸悔恨的表情,“公子,我……”
“过去了就过去了,没有办法改变的事,就不要再想了,我确实怪过你,可是原因还是因为我自己,如果我不总是在你面前说我姐夫的坏话,你也不会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攻击他,你不必自责。扶我回去吧。”魏婴感觉真实了,真实的痛苦,自己确实还活着,即使重生,过去的事,还是压在他肩上,是不能改变的。
电梯一直停在那个楼层不动,魏婴按下电梯按钮,和温宁一起乘电梯离开了。
————
过了几天。
魏婴看见蓝涣的时候,明显愣了一下。险些直接一句涣哥就说出来了,倒是蓝涣很和善的笑了笑,“无羡?”
魏婴又一怔,“涣哥怎么认出我的?蓝湛跟你说的?”蓝涣应该是无神论者,蓝湛跟他说的吧。
“并不是,能让忘机如此相待的人,除了无羡你,应该没有别人了。”
当年魏婴和蓝湛有合作的时候,曾见过蓝涣,蓝涣的和善让魏婴这个不懂规矩的人,也乖乖听话了,叫蓝涣一声涣哥,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毕竟见面都是大场面,要按规矩喊一声蓝董事长。
和蓝涣交谈了有半小时,蓝涣倒是对魏婴身上一股淡淡的蓝湛信息素味道,没有说什么,但是不自觉的总把话题往蓝湛这里引。魏婴心知肚明,又没办法详细解释,毕竟这种事,即使是蓝湛的哥哥也不能讲。
送走蓝涣之后魏婴心里更乱了。凭蓝涣的意思,自己早该跟蓝湛在一起一样,蓝湛没有跟他说,他跟自己只是一夜情吗?这让自己怎么办?!这几年究竟怎么了,怎么这么多人都这么奇怪了?!
————
拍摄杀青了,魏婴一丝喜悦都没有,就是庆幸了一下还好感情戏是先拍的,不然自己木着一张脸肯定拍不成了。
温宁过来提醒他要去复查,在外面等魏婴换好衣服再去。
“温宁。”蓝湛的戏份早就拍完了,据说已经离开会姑苏了,突然出现,温宁差点以为自己是害怕蓝湛导致白日梦了。
“有点事情,需要你去完成,魏婴这边交给我吧。”蓝湛还是直截了当,温宁点点头,马上走了,总感觉蓝湛好可怕。
魏婴出来就只看见了蓝湛,“温宁去哪了?怎么你在这?”
“他去忙事情,托我带你去医院。”几日不见,魏婴听见蓝湛低沉的嗓音一时恍如隔世。居然乖乖的跟蓝湛上了车。
车子开的是温宁的车,因为魏婴的行李还在车里,一会儿直接走方便些,戏份杀青了,魏婴可以借着伤休几天,直接回住处,不参加杀青宴了。
行到一半,魏婴在沉默中觉得蓝湛还是不应该陪自己去复查,“一会儿你送我到医院后,就去忙公事吧。”蓝湛这个总裁总不能什么事有没有就是闲着没事才来送他的吧。
“我今天有空。”蓝湛还是冷着一张脸,淡淡回答,还是听不出语气。
沉默到下车,魏婴心情不好,自然懒得开口免得气氛更尴尬。不想蓝湛扶自己,倔强的自己走,行动不太方便的样子,一步一步走进医院。
蓝湛在后面跟着,隔着一两步的距离,时刻准备着扶魏婴一把。魏婴应该也是快好了,走的还算稳,又乘电梯到诊室。
医生倒是对魏婴的恢复状况还算满意,还是嘱咐了几句,说这个石膏再过三四天就可以拆了,当然现在拆,仔细些,也没什么事,就怕魏婴性子急,再伤到了。
最后还调侃了几句,“年轻人就是好啊,能在一起就在一起吧,没事不要吵架,安慰一下你男友,服个软,就和好了。”
魏婴张了张嘴,还是把解释的话咽了回去,既然蓝湛都没说什么,自己又何苦好像很矫情的模样。
蓝湛的手机响了起来,看样子是公事,先出去了,让魏婴等他一会儿。魏婴多谢医生,就出了诊室。
蓝湛正背对着诊室的门通电话,魏婴小心避过蓝湛,乘电梯,关好门,按下心里的那个数字,电梯一路向上,魏婴心里也越跳越快,他算准了江澄今日应该不会来,才敢了看看阿姐。
恰好护工出去换水,魏婴才进来看见江厌离,反锁门,缓缓走进床边,看着江厌离安静的脸,不知不觉的泪流满面。“阿姐,我是阿婴,我来看你了,五年了,不知阿姐还愿不愿意看到我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,阿姐对不起……是我害得你失去了丈夫,害金陵失去了父亲,是我的错,是我太看得起自己……阿姐,如果可以,我宁愿用我自己换你回来……”
魏婴边哭边说,哭的像失去了一切都孩童。外面的人拧了拧把手,没有转动,似乎离开了,魏婴知道自己不能多留了,只好离开。
恍惚的下了楼,在去停车场的路上遇见了正在找人的蓝湛,被蓝湛死死抱住。“蓝湛……?”
蓝湛一阵后怕,他问了很多人,都说没看见魏婴,他差点觉得这都是梦,一个他思念魏婴而凭空想象出的梦境,如果魏婴在他身边是梦境,他愿意一辈子活在梦境里。

评论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