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《韶华倾负》08

《韶华倾负》08
魏婴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醒来就看见温宁坐在身旁,呼吸里都是镇定喷雾的味道,身体不是那么热了,还是有些难受。动了动,身上似散架一般痛。
“温宁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魏婴一开口就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,温宁端来一杯水,魏婴边喝边听温宁滔滔不绝的讲话。
“我凌晨三点钟接到蓝总电话,让我带来你平时吃的抑制剂和镇定喷雾,说你突然发情了。我赶过来时,你已经昏睡着,我简单检查了一下,觉得自己搞不定,就叫了我姐姐来。她说,你这是上次受伤时使用的药剂过多,破坏了体内分泌平衡,再加上前几日蓝总意外的临时标记,诱发来提前发情期。”温宁一股脑儿的说了一大段话。
魏婴消化了一会儿,“也就是说,我是多方因素导致提前发情……那我有没有被完全标记?”魏婴说着说着突然抬着酸痛的手摸了摸脖子。
“并没有,蓝总没有完全标记。”温宁看出了魏婴在想什么,直接说出。
魏婴放下手,心里闷闷的,也不知是庆幸还是失落。蓝湛和自己滚了一夜床单,应该不是性冷淡,一个alpha在面对发情的omega,居然没有完全标记,蓝湛的自控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。
蓝湛啊蓝湛,你还真是冷漠无情啊,是当真不在意吗?对我,只有朋友的照顾,一丝一毫的爱情都没有吗?拍戏的错觉也没有吗?
“对了,公子,你现在身体内的激素很乱,不能注射抑制剂的……只能……”温宁想起姐姐的嘱咐,立刻告诉魏婴,一脸认真。
“不注射抑制剂,难不成还和蓝湛滚床单?”魏婴的语气很不好,温宁缩了缩肩膀,一言不发。
“算了,我回公寓吧,总在这也不是什么办法,万一再情迷意乱,蓝湛把我轰出去,还不如我自己走呢……”魏婴说了几句,突然看见蓝湛站在门边,神情要冻成冰的模样,想了想昨天昏睡之前蓝湛的脸色,心里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蓝湛从来没有绯闻,而且洁癖很重,昨天晚上的事,他心里一定很介意的。他对我的照顾,应该也只是对昔日……也不对,我和蓝湛以前关系那么差,哪有什么友谊……只是作为alpha对omega的照顾和关心吧……看他现在的样子,昨夜的事情,他一定是后悔了……昨天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该有多好,自己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,至少可以赖到蓝湛和某位世家omega结婚……虽然以后怕是再也见不着他了……
“蓝湛……昨夜的事情,你不要在意,别放在心上,发情期的时候,偶尔这样也正常……”魏婴看了看蓝湛的脸色,尴尬的说。自己这样说,蓝湛会觉得自己是个随便的omega,应该不会在亲近他了吧……但至少,他不会因为昨天的事情就疏远我,厌弃我吧……
“别放在心上……偶尔也正常……”蓝湛几乎一字一顿的念着这句话,神色怪异。
魏婴低头沉默了。
蓝湛转过身,“你不用搬走,在这住到拍完戏吧……我替你请了一周的假,你好好休息吧,我不会进来了,让温宁陪你吧。”蓝湛说完就走了,魏婴看着蓝湛的背影,听见隔壁关门的声音,用手捂住自己的脸,沉默着。
温宁看不下去了,伸手拍了拍魏婴的背,以他对魏婴的了解,魏婴应该是对蓝湛动了心,因为动心,所以在意,因为在意,所以隐瞒。
————
魏婴在蓝湛隔壁躺了三天,就当做自己发烧了,到了时间自己会好。但是身上蓝湛的气息让他几乎想逃出屋里,直接跑到隔壁,那个人的怀里,渴望他的爱抚,他的吻,他的一切。
没有过结合的omega在发情期已是十分难熬,结合过的omega更会在发情期食髓知味的渴望与alpha的结合,魏婴全靠这自己的执着才挺了过去。
发情期过了三天才慢慢平息,但是身上蓝湛的信息素的味道却挥之不去。魏婴没办法,使用了莫玄羽以前用的一种alpha信息素味道的香水。
蓝湛闻到这种味道的时候,很明显的皱了皱眉。拍摄还要如常进行,蓝湛和魏婴明显心不在焉,导演也不知道两位主演发生了什么事,闹得这么僵。
导演深思熟虑后,让魏婴和蓝湛先拍重生前的戏份,嗯,原因就是因为现在这种微妙的气氛很符合重生前的状态。
魏婴这天想了很多,好几次出了差错,其实他重生前,又何尝不是这样,他在死前才明白了蓝湛对自己终究是不同的,但是蓝湛……
蓝湛同样心不在焉,若是魏婴当真只是如前世一般喜欢看自己被撩的面红耳赤的模样,自己又该怎么办……
心中各藏有心事的两个人,觉得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……

就这么尴尬了几天,魏婴还是没有搬出去住,就当做最后赖上他一阵子,拍完这部戏就搬走吧……
在车上,魏婴心里难受,一直不说话,只好拿手机打游戏,结果手机没电时,就更无聊了,只好装睡。
蓝湛全程一号冷漠表情坐到站,要么看窗外,要么放空,在魏婴带上眼罩装睡的时候,才转头看了看魏婴的脸,又强迫自己扭头,又不自觉的偷看,再扭头……
魏婴总感觉有一双带着热烈情感的视线在注视着自己……
等到真的到站了的时候,蓝湛率先下了车,魏婴才摘下眼罩,跟着下了车。云梦的文戏算少的,武戏差不多集中在云梦拍摄。
魏婴的武戏在这几天,天天要么在绿布景里像个神经病的比划。
绑着威亚的魏婴在空中比划着,倒是颇有夷陵老祖的风采。最后从空中落下,姿势要一气呵成,第一次落下,速度没控制好,胡乱飞舞的衣服影响了美感。吊起来重来。
第二次落下,假发套有点问题,又重新开始。
第三次落下,没站稳……
第七次落下,魏婴最终完美落地,随着导演一声响亮的“卡”,和一句“完美,过,大家休息。”工作人员上来帮忙解威亚,魏婴在工作人员拿下威亚的瞬间就坐在了一屁股地上。
工作人员以为魏婴累了,就没说什么,拿走了威亚,温宁走过来,看着魏婴有些惨白的脸色,“下午戏份多吗?”魏婴抬头问。
“没什么,导演让你休息,下午是蓝总的武戏。”温宁回答,很担忧魏婴的身体。
“扶我一把,我自己起不来了。”魏婴伸出手,示意温宁。
温宁拉起魏婴,魏婴起来后颠了一步,胳膊挂在温宁脖子上,“扶我回去吧,我的脚……使不上力了……”魏婴在温宁耳边喘息,额头冒出了丝丝细汗。
温宁伸手搂住了魏婴的腰身,不自觉的觉得魏婴的腰怎么这么细。
工作人员都去吃午饭了,这个片场只有导演和几个助理在,魏婴强打了个招呼,在导演关怀的注视下被温宁扶回了房间。
半路碰见了蓝湛,蓝湛刀一样的眼神扫在温宁搂着魏婴腰的手,温宁吓了一哆嗦,站在原地。
魏婴感觉到了气氛的僵硬,望向蓝湛,蓝湛也注视着魏婴,四目相对,魏婴低下头,“蓝总能不能让让……”
蓝湛皱了皱眉,“温宁,怎么回事?”
温宁定了定神,“公子拍完武戏后脚使不上力,我才……扶他回来……”话说了一半,魏婴就被蓝湛一把抱起,直接抱进自己的房间。
“蓝湛,我得回去,放我下来……”魏婴挣扎了一下,蓝湛铁一样的胳膊抱着他,无论他怎么挣扎,都不会撼动一分。
蓝湛把魏婴放在床上,脱去魏婴的靴子,脚踝肿了一大片,蓝湛轻轻揉了一下伤口,魏婴下意识一缩,之后更疼了,倒吸一口冷气。
蓝湛回过头,对温宁说,“你去收拾一下魏婴的东西,拿一套他平时穿的衣服,送过来,然后去取车,我们去医院。”
温宁点点头,赶紧走了,唉:-(公子和蓝总之间真的搁不下第三个人。
“蓝湛,我休息下就好了,不必去医院的,我以前受伤时也这样,不必如此折腾。”魏婴觉得麻烦蓝湛不好,自己养半天应该差不多了吧。
蓝湛听了这句话后,脸色更是奇怪。“以后不会了……”
“不会什么?”魏婴奇道。
“不会在让你受伤了。”蓝湛对上魏婴的眼,目光灼灼。
魏婴别扭的躲开。蓝湛这家伙,要是这么看着哪个omega或是女beta,恐怕都直接扑上去了吧。自己都觉得……有点……东西的感觉……魏婴心里一惊,立刻收回了脑子里越来越奇怪的脑回路。
“蓝湛,我……知道你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alpha,我们那次是……意外,你……不必这样……不必觉得亏欠了我什么,或是觉得需要补偿我照顾我什么的,我……”魏婴觉得蓝湛这样不好,很不好,让自己的心里很乱很很乱。
蓝湛低头,空气中沉默的感觉压在了两个人的心,明明近在咫尺,却让人觉得越来越远……
温宁打破了沉默,拿来了魏婴的衣衫,蓝湛接过,温宁立刻出去取车。魏婴自己脱掉了古装的外衣和中衣,等蓝湛出去回避一下。蓝湛却直接走近,一手搂起魏婴的腰,让魏婴脱离床面,帮魏婴脱下两件古装的裤子,又麻利的穿上温宁拿来的厚裤子,把上衣递给脸红的魏婴,就转过了身。
魏婴拍了拍红了的脸,脱下里衣,又换上了拿来的卫衣,蓝湛听后面安静了,转过来抱魏婴走出了房间,又一路抱上车。
魏婴靠在蓝湛怀里,闻着蓝湛淡淡的清冷檀香,觉得莫名心安,一股名为幸福的感觉从魏婴心里涌出。

评论(2)

热度(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