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魔道abo向同人文《韶华倾负》07

《韶华倾负》07
魏婴醒来的时候,飞机似乎已经落地了,他还靠在蓝湛的肩头,蓝湛的肩头,的肩头,肩头,头……
一个激灵坐直了,看了看蓝湛,似乎不是很在意,放松了心情。
吓死我了,蓝湛这几年洁癖好多了啊,我睡在他肩上都不在意!早在以前,自己会被他直接甩到地上吧?!这是转性了?!
魏婴整个人在神游状态中下了飞机,差点一头撞在蓝湛肩上,“蓝湛,怎么了?”
“去我家住。”
“啊?啊啊?”蓝湛让我去他家里住?!蓝湛不会也是别人转世附身的吧?
“江晚吟会找你麻烦,在我家,更安全。”蓝湛看出了魏婴心中的小九九,简单解释了一下,拉着魏婴的袖子走。
魏婴在一脸茫然中,被蓝湛拖进了车,到了蓝湛的私人公寓后,又被蓝湛拖出车。
魏婴看见了蓝湛的公寓才反应过来,奋力反抗,开始大喊大叫,蓝湛最容不得别人如此了。结果,被蓝湛捂住嘴,拖进了房间,是的,拖。
“蓝湛,你干什么,你不会真的对莫玄羽有意思吧?!喂!我可不是莫玄羽,你放开我啊!非礼啊,救命啊!……”魏婴拼命挣扎,好像真的是蓝湛非礼他一样。
蓝湛皱了皱眉,用手捂住魏婴不肯合上的嘴,魏婴不甘心 ,本来想咬上一口,又改变了注意,蓝湛最是洁癖,要是……嘿嘿
魏婴直接付之行动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蓝湛的手心,蓝湛入触了电般收回手,又立刻从身上拿出一块手帕,堵住魏婴的嘴。“不知羞耻!”
魏婴想说话又说不出,咿咿呀呀的哼声,突然瞧见蓝湛发红的耳尖,心里得儿意的笑。
蓝湛还是这么不禁撩……
魏婴就这么住在了蓝湛的隔壁,每天一起去拍戏,每天撩拨蓝湛,一天不撩不舒服,居然就这么过了大半个月。
某一天,导演对魏婴说,“玄羽啊,你现在和蓝总是不是……额……关系算是比较好了?”
“……额……算?”魏婴有些怀疑,这……是与不是好像都不对。
“今天这个景,还有一场戏没有拍……你能不能跟蓝总商量商量……让他能真拍?……”导演欲言又止的语气,再加上蕴含无比盼望的眼睛让魏婴猛然想起还有一场吻戏……吻!戏!
“导演,您让我去跟蓝总商量拍?吻?戏?”魏婴真的觉得自己理解错了。导演郑重点头。
“导演,您要是觉得我死的不够快可以直说,蓝总的老婆粉有多少数都数不过来,我拍这部戏都有了被黑成翔的自觉了,但是您不能直接让我死在蓝总手里啊……”魏婴说着说着就带了哭腔。
导演淡定的回答,“没事,蓝总很善解人意的。”
善解人意个鬼,那你怎么不自己说?!
魏婴推辞无果,一步三回头的去了。站在蓝湛目前,莫名心虚了。低头在蓝湛身边轻声说,“蓝湛,导演想让你这场吻戏真拍……那个,真是导演让我说的啊!”
蓝湛波澜不惊的回答“嗯。”
魏婴觉得自己幻听了,“你的意思是答应了?!”
蓝湛盯着魏婴,“嗯。”
魏婴突然觉得蓝湛的浅淡的眼眸里透着什么情绪,却体会不出,尴尬地哦了一声就走了。
蓝湛以前拍戏不是从来不拍吻戏的吗?这回拍了?!还是真拍?!还是跟我?!魏婴觉得一切都玄幻了,比自己居然借莫玄羽的身重生还玄幻。……难道自己不在的这五年发生了什么让蓝湛转性的事?不可能啊,就蓝湛那死性子,规矩得不能再规矩了,怎么突然……啊,这么奔放?
看着导演期待的神情,魏婴耸耸肩,“蓝总说,‘嗯。’ ”
导演们交换了一下眼神,喊了一嗓子准备开拍。化妆师来补妆,场工开始挪道具。
魏婴还没缓过神来,直到蓝湛走进,“一会该怎么拍怎么拍,不必顾虑。”
魏婴顿了顿,看了蓝湛一眼,就直接走向拍摄的地方,捆着夷陵老祖的是真树,魏婴走过去,任由场工把他的眼睛绑住。导演喊开拍的时候,一切开始。
第一遍,蓝湛在魏婴身前,轻轻俯身一吻,魏婴适当的如戏动了几下。
魏婴被松绑,自己摘下眼罩,走进监视器。导演说不够生动。魏婴刚想说他觉得可以了,蓝湛就已经开口,“那重拍一条”
第二遍,蓝湛按照导演的示意,轻轻用舌尖碰了碰魏婴的唇。
导演还是觉得不够。魏婴……  蓝湛……
第三遍,蓝湛继续吻,这次更直接更深入,唇齿交缠间,魏婴闻到了蓝湛散发的信息素味道,虽然克制的很淡,但是还是闻到了,蓝湛动情了?魏婴在自己的脑回路里神游着。
蓝湛皱眉,手在魏婴的窄腰上轻轻掐了一下。魏婴回过神,开始入戏的适当挣扎,结果两个没有吻技的人接吻,还这么动作,蓝湛咬破了魏婴的舌头,魏婴感觉口中除了血液的铁锈味,还有蓝湛的信息素味道,空气中传出了混合的冷冽檀香和淡淡牡丹味的信息素气息,清楚的表明: 魏婴被短暂标记了。
两个当事人一愣,导演也是一愣,忙过来安慰,说这场戏剪辑一下就可以了,赶紧回去休息吧。
回去的路上,魏婴尴哩个尬,“蓝湛,这个意外,算工伤吗?”
蓝湛没吱声,看向窗外,一动不动。
就保持着尴尬到一定程度的状态,空气都沉重了许多。
魏婴见蓝湛不说话,自己也尴尬了。调节气氛失败后,整个人窝回车座里,假寐。
蓝湛抬头,从后视镜里看见了窝成一团的魏婴,心乱如麻。
这个人,还是和以前一样讨厌,不知不觉的招惹了我,不自知也就罢了,还若无其事的调戏。自己看上了他什么?
蓝湛不免自嘲,还是开得很稳,让魏婴睡得舒服些。魏婴开始并没有睡着,只是为了逃避微妙的气氛,但是实在无聊,居然就在蓝湛车里睡着了。
车子停在了蓝湛的公寓前,蓝湛转身看了看魏婴,这个阴错阳差被自己错过的人,就这么睡在他眼前。他本以为从此注定孤独一生,却又再次遇见了他,甚至巧合的标记了重生为omega的他。
也许,冥冥之中自有定数,那么他,是不是应该再向前走一步,再为自己争取一下呢?
魏婴缓缓睁开眼,抬头就看见了离自己只有十公分左右的蓝湛,魏婴瞬间清醒了许多,“到了吗?怎么不叫我?”
“刚到。”蓝湛淡淡回答,语气和平时一样平淡。
下了车,吃饭还是死一样的静,蓝家的习惯真是可怕,魏婴闲的难受,又没办法说什么。
虽然不是很困,魏婴还是早早睡了。
半夜,魏婴在一阵阵强烈的热意中醒来,屋子里一股淡淡的牡丹花气息,魏婴迟缓的反应过来,自己似乎到了发情期,临时标记的缘故,自己的身体对隔壁的蓝湛格外在意,身体渴望蓝湛的气息和抚摸。
“蓝湛的作息那么准,应该已经睡熟了,我出去找药,应该没事吧……”魏婴喃喃自语,还是勉强站起来,在客厅翻找起来,却不由得腿一软,歪倒在蓝湛门口。
而屋里的蓝湛,此时却突然睁开眼,直接起身打开门,一把拉起魏婴,直接吻上魏婴的唇。
四唇相贴,唇齿交缠,津液从嘴角留下,一屋子信息素的交缠的气息,欲望越烧越急切,魏婴不知不觉开始撕扯蓝湛的睡衣,渴望触碰蓝湛的肌肤,手从蓝湛的衣服下摆伸进去,抚摸蓝湛结实的腹肌。
蓝湛直接将魏婴抱进卧室,放在床上附身贴紧。修长的手指解开魏婴的衣扣,在魏婴发热的肌肤上划过,让魏婴体内的火焰减轻之后烧的更厉害了。
点头像进主页见07下

魏婴浑身无力,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“蓝湛,谢谢你。”之后就昏睡过去,睡着前似乎看见了蓝湛忽然变了脸色……

评论(5)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