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《韶华倾负》06

《韶华倾负》06
时间当真不饶人,魏婴刚回来没多久就被告知了准备电影发布会和宣传,其实也没有魏婴什么事,毕竟角色戏份不多,跟着走个过场就行了。
一切顺利,没什么纰漏,差不多都是流程,意料之中的是预告中蓝湛的镜头让全场的粉丝又如烧起来的尖叫。
舆论声很大,许多蓝湛的老婆粉都质疑为什么让莫玄羽演黑衣,魏婴倒是大方作答,大概介绍了前因后果,不矫情不造作,倒是有了些黑转粉。
电影上映的比意料之中的快很多,在魏婴接了第二个广告的时候,电影上映了。
电影最后结局时,魏婴所饰的黑衣,抱着怀中为他而死的,蓝湛所饰的白衣,痛哭流涕的大喊,然后镜头一转,魏婴一袭白衣重新走过他们以前一起走过的路。
全电影里,没有过多的感情的语言,都在一举一动里体现。电影院里哭的人不计其数,哭完回家之后,都在谈论魏玄羽的整容式演技,魏玄羽的粉丝瞬间涨了一千万。
上映一周后,魏婴接到了IP电视剧《魔道祖师》的剧本,请他出演主角夷陵老祖,魏婴翻了翻剧本,觉得这戏真是不错,就让温宁问了问是谁演含光君,结果当温宁回复说是蓝湛的时候,魏婴觉得,这戏必须接了。
蓝湛演戏,八成这辈子就这几次的事,错过岂不是没下回了?
将剧本读熟后,魏婴开始揣摩人物性格,其实这个角色真的和前世的自己很像,自己来演,也许真的能演活这个角色。
就是……额……有几场戏的尺度好像有点大……欸?自己想那么多干嘛,蓝湛根本不可能演尺度大的戏份嘛,自己也就根本不需要演这部分喽。想想还真是捡了个便宜,也就答应了出演。
回复回来的超快,好像怕他不演了似的,邀请他明天到蓝氏影视试戏。魏婴很愉悦地回复好,哼着小曲儿去健身去了。
————
魏婴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十五分钟,有一点没睡醒的感觉,为了显得自己的重视,还是穿了偏正装的黑衬衫和西裤。
结果刚到,就被导演和编剧扔进了化妆间,强行套上了古装,倒确实很搭,魏婴一出来就被导演和编剧眼中闪出的星光晃了一下,看了看自己的戏服,有那么夸张吗?
沈导倒是没表现出什么,让魏婴演一段在乱葬岗的生活,这段戏在原著里也是一带而过的,没有直接描写。编剧都愣住了,貌似这位编剧也对这段戏没有打算。
魏婴很快平静下来,深呼吸,在导演喊开始的时候立刻投入戏中,以自己的理解演出了夷陵老祖初至乱葬岗的状态: 对一切的陌生,恐惧,惊慌,对活着的渴望,要活下来的决心。
就在这时,原本关着的门被打开了,魏婴依旧在自己的演绎中,不受干扰,知道导演喊“卡”。
魏婴稍稍收敛了情绪,回头就看见了蓝湛,一袭白衣,戴着云卷纹抹额,确实像极了书中的含光君。
沈导让魏婴去撩蓝湛,是的,撩!问题是莫玄羽以前跟蓝湛是真的不熟,魏婴纠结了一下,还是去撩了,语气控制的相当好。嗯,有前世撩顺手了的原因。
“含光君,你是姑苏人,也会说这里的话吧,能不能教我两句?“无聊。”
“含光君,你别这么冷漠嘛。吃枇杷吗?”
“…拿开……”
编剧眼中的粉红泡泡已经要上天了,沈导倒是直接笑着同意了。
导演宣布:首先去莫家庄取景,大概为期半个月,魏婴倒是没什么,蓝湛倒是皱了皱眉。
莫家庄的戏份不多,到最后一天的时候,剧组来了不速之客。
“魏玄羽那家伙呢,给我出来!”江澄牵着一只大型犬,底气十足的喊了一句。
魏婴一愣,看见是江澄,正无措的时候,江澄身后的狗突然大声吠叫,魏婴吓得一哆嗦,下意识退后几步,直接退到了蓝湛身上,吓得一激灵,又看了看蓝湛,装作不害怕的样子,又向前走了几步,“江董事长是有什么事对我说吗?”语气带着强撑的镇定和明显的恐惧不安。
江澄看了看周围的人,“你跟我过来!”
魏婴慢吞吞地蹭过去,蓝湛直接在后面跟上,等到进了几乎没有人的地方,江澄松开了狗绳,“妃妃,去!”
叫妃妃的大型犬直接冲魏婴而来,魏婴撒腿就跑,迎面撞上了赶来的蓝湛,然后魏婴就直接就把蓝湛当树爬了,抱着蓝湛瑟瑟发抖。
蓝湛托住魏婴,横扫了妃妃一眼,妃妃立刻害怕,但是继续以蓝湛为中心,大概一米的范围转圈。
江澄走近了,“魏婴!果真是你?!”江澄又吹了声口哨,妃妃乖巧的过去,江澄让狗狗跑远了。“还不下来,趴在别人怀里算什么!居然还是个见狗怂,魏婴你当真是活回狗肚子里了!”
魏婴这才从蓝湛身上下来,却不自觉攥紧了蓝湛的戏服袖子,“江董在说什么,玄羽听不懂。”
“呵,当真听不懂?魏婴,你害死我父母,害我姐夫成了植物人,这笔账可不是你死过一次就能抵消的!”江澄气得发抖,几乎是吼出来。
“江先生还是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吧,这是魏玄羽,我公司的艺人,江先生不能因为习惯动作相像,就联想这么多。人死不能复生,即使你再恨魏婴,他也已经死了。你如今恐吓我公司的艺人,该怎么算?”
蓝湛往前走了几步,挡住了江澄看向魏婴的目光,气场全开,一股带着檀香的冷冽alpha信息素扑面而来,江澄和魏婴都根据本能退后了几步。
“蓝二,我迟早会证明这一切,魏婴必须为我的父母和姐夫付出应有的代价。”江澄看出蓝湛是护魏婴到底,自知拼不过,就离开了。
蓝湛收回信息素,轻抚魏婴的后背,“魏婴,我们回去吧,这几场戏拍完了马上回姑苏,我护着你。”然后就在前面领路要走。
“蓝湛!……  …我……”
蓝湛停下,身子没有动,只有头转过来,“走吧……”
“你也早就认出我了?!”是肯定句,但是魏婴带着质疑,蓝湛早就认出自己,为什么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?!
“……回去吧。”蓝湛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,但答案显而易见。
所以,只有自己在自欺欺人?魏婴觉得,自己还真是失败呢。
魏婴所不知,蓝湛是通过一首曲子认出的他,更不知道,其实,他掩饰的很好,是蓝湛早就在心里刻下了魏婴的一举一动,即使没有那首曲子,也一样会认出他。
魏婴心绪不宁地拍戏,总是出错,蓝湛没说什么工作人员都以为魏玄羽是被江澄吓坏了,毕竟江澄的暴脾气是出了名的,自然也没说什么。
浑浑噩噩的挨完了拍戏的时间,魏婴坐在蓝湛的身边,在飞回姑苏的飞机上。身心俱疲的睡着了,不知不觉的靠在蓝湛肩上。

评论(2)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