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魔道abo向同人文《韶华倾负》03

《韶华倾负》03
魏婴就这样,在家不是吃就是睡的休了半个月的假,每次偷溜出去,都会碰到温宁,再被他带回来,周而复始。
直到半个月后,温宁有一天在饭时之前到达了魏婴的家中,还穿着正装。
“喂,温宁,你这是要相亲去呀。”魏婴看见一身正装的温宁,不由得打趣道。
“今天是蓝氏企业庆祝的日子,也算是年会,蓝董事长请你参加。”温宁习惯了被魏婴调笑,直接说出正题。
“蓝曦臣请莫玄羽去?”魏婴不太了解,开口问温宁。
“嗯,算是吧,年会按道理只有一些当红的小生和有资历的老艺人才会去的。”温宁解释了一下。
“莫玄羽到底是红还是不红,怎么在金家被排挤成这样,在蓝家貌似还比较受欢迎的样子。”魏婴实在是不理解。
“莫玄羽以前也算是个当红小生,后来一些流言……再加上你回来之前……总之大家现在对莫玄羽的印象非常差,蓝家也在尽力改观,大家对莫玄羽的看法。”
“可是莫玄羽这个烂摊子,蓝家为什么要接受呢?蓝启仁这个老头子可不这么好说话的人啊。”魏婴还是觉得这不太合常规。
“蓝家现在是蓝曦臣蓝董事长管理,蓝先生已经许久不管蓝家的小事了,只有大事才会偶尔出面……这差不多也是从五年前开始的吧。而且蓝董事长一向待人很好。”温宁解释。
“这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怎么什么事都是从五年前发生的?”魏婴自己嘟囔了几句。
“公子快换衣服吧,在过一会就来不及了。”温宁看魏婴在走神,出言提醒。
“哦……好。”魏婴转身打开柜子,翻了翻自己的衣服,本来拿了一件白衬衫,看了看,感觉这种衣服还是蓝湛穿着合适,就拿了旁边的黑色衬衫。
然后,当着温宁的面就换起了衣服。
“公子,我说了好多回了,你现在是个omega,当着别人换衣服是不好的……”温宁又囧了一张脸,担心起魏婴,模样有点害羞呢。
“诶呀,怕什么,你不是知道我原来是alpha嘛,再说了,你还能对我做什么不成。”魏婴无所谓的说着,继续换衣服。
温宁尴尬的转过身,轻轻咳了一声,“公子,你快点啊,一会就迟了。”
“换好了。”
温宁闻声转身,被惊艳了一下。
魏婴上身穿着带着一点点红色装饰条纹的黑衬衫,解开了第一颗扣子,下身穿着棉质长裤,卷起裤管,露出白净的脚踝,脚上穿着黑白帆布鞋。给你一种别样的帅气俊美又清爽的感觉。
“怎么了,哥哥我有那么帅吗?看傻眼了?”魏婴一脸坏笑,还走进挑了一下温宁的下巴。
“……公子不要闹,收敛一下你风流公子的气质,第一次参加蓝氏企业的年会,公子还是收敛一下的好。”温宁皱了皱眉,躲开了,先出门取车了。
魏婴在后面边笑边跟上,温宁这被调戏了的小模样当真是好笑呢。
不过原来自己比温宁还高一些呢,莫玄羽这180的身高还比温宁矮了3厘米,有些不爽呢。
约好年会的地方离魏婴所租住的公寓有些远,开车还要过一会儿才能到。魏婴在温宁的车里,险些睡着了。
开了近半个小时,总算到了地方,魏婴下了车,抻了抻懒腰,和温宁一起走进会场。
魏婴从进会场开始,便变成了莫玄羽不懂世事的表情。先是挨个儿向各位老艺术家,有资历的艺人握手打招呼,一股我是年轻演员,我不懂事,您多担待的谦虚模样。
一阵客套之后,作为总裁的蓝忘机和作为董事长的蓝曦臣出现在会场前面,都是干净整洁的白衬衫加上西装裤,白鞋,整个人干净利落。蓝忘机冷若冰霜,蓝曦臣款款温柔。整个会场的女性和男性omega,已经一些女性beta,都开始沸腾起来。
讲话没什么新意,大概就是谢谢大家的努力和付出,蓝氏企业的发展更上一层楼之类的,听的魏婴又困了,拍了拍旁边的温宁,“蓝家年会的开场演讲要多长时间?”
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但是以前蓝启仁先生的演讲确实很长,蓝董事长应该不会那么长吧。”温宁低头用很小的声音回答。
在魏婴第三次因为昏昏欲睡而低头的时候,演讲结束了。蓝曦臣和蓝忘机转身离开,omega和女性beta立刻就没有那么活跃了,都起身去另一边用餐。
魏婴自然跟着去了。然而,蓝家的饭菜,一如既往的难吃,也不知道这帮人是这么吃下去的。温宁一眼看出魏婴的想法,“公子可以少吃些,回去后我带你去湘菜馆。”
魏婴听后立刻开心地勾了勾唇角。养伤期间要禁辣禁酒,魏婴这段时间都感觉嘴里都淡出鸟来了,一听解禁了,立刻高兴坏了。
饭吃的差不多了,有不知莫玄羽经历女性过来关心这个长相还算清秀的小鲜肉,魏婴继续起了前世的花式撩妹,让几个个女性omega聊的脸都红了起来。
“莫玄羽,你会一些什么特长吗?”一个女性beta直接问道。
“会一点,也不算很擅长。”忘了问温宁莫玄羽会些什么了,这些颜控迷妹应该不了解莫玄羽吧。刚刚温宁说有些事情要办,就走了,魏婴也没放在心上,现在觉得刚刚应该让温宁留下来了……
“那快表演一下!”某个迷妹更兴奋了。
魏婴看了看四周,看见一个女孩子手里拿着竹笛,可能是一会儿要去表演?魏婴尽可能露出一副可亲的笑容,“小姐姐,能否把笛子借我一用?”那位姐姐欣然答应了。并且加入了这一群人。
魏婴试了试竹笛,心头浮起一段旋律,就直接吹了出来,看着面前立刻变花痴的迷妹,心里开心,不知不觉越吹越起劲,感觉附近都静了下来,魏婴自信的觉得,是自己的演奏得到了大家的许可,就转身,结果眼神直接对上了蓝忘机,以及他身后的温宁。
魏婴一愣,立刻放下笛子,“这蓝湛,是见过我吹笛子的,这表情,是认出来了?管他呢,吹笛子的人多了,死不承认好了。”
蓝湛就这么死死盯着他,盯的魏婴心里发毛。
“是我的错,第一次来蓝家的年会,玄羽不太了解规矩,破坏了秩序,打扰了蓝总和大家,我跟大家道歉。”温宁适时解围,打破了僵局。
“蓝总,是我们让莫玄羽表演一下才艺展示,您不要怪他。”几个女性以为莫玄羽被蓝忘机的气场吓坏了,也分分解释。
“没事……”蓝湛收回了目光,一张脸看不出什么,转身走了。倒是蓝曦臣看见了蓝湛的表情后,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莫玄羽。

评论

热度(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