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《韶华倾负》02

《韶华倾负》02
“阿苑……”温宁喃喃自语着,一脸落寞。
“阿苑……也不在了吗?”魏婴低头,看着地面,心中很是复杂,想起当年那个还没有萝卜头高的阿苑软糯糯的叫自己魏叔叔,在他身边转来转去,还会嫌弃他的小奶包。阿苑……也不在了?!
“姐,已经五年了如果阿苑还活着,咱们早就找到他了……”温宁见温情心碎的模样,开口劝导。
“可是当年,谁也没有见过阿苑的尸体,活要见人死要见尸,我不相信他真的就不在了!”温情语气激动了些,双手紧紧扣成拳头。
“……我先带玄羽回去了……”温宁知道说不过姐姐,揽着神游的魏婴走了。
魏婴跟着走了,拉了拉薄外套,看着温宁成熟的脸,“这五年,多少人成长了,多少人变了另一个模样……魏婴,你现在只是莫玄羽,是另一个人,前世的事情都过去了,放下吧……可是,又真的放的下吗?”江叔叔,虞夫人,阿姐的丈夫,江澄的……还有阿苑,不是他能还的起的……
魏婴这么想着,神情更是落寞。进了温宁的车。
就这么一路无话,直到回了公寓。
“你先好好休息吧,最近没什么事,我明天再来看你。”温宁放下东西,嘱咐两句就走了。
魏婴一个人躺在床上,想了些过去的事,又忍不住自嘲起来。拿出了手机,开始鼓捣,算了,还是先了解一下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吧……
魏婴就这么百无聊赖的躺了大半天,大概明白了,这五年都发生了什么大事。“蓝湛这家伙道还真是厉害,原来温家垮了之后除了那个虚荣无比,虚伪到极限的金家之外,只有蓝家还算是个正经的企业。……不过既然蓝湛还未婚,那他为什么没事要养个儿子玩,他不会是因为冷酷无情,找不到媳妇。”
打了个哈气,“哎,算了,我要去睡吧。”随便盖上被,就睡了。
也不知睡了多久。迷迷糊糊间,好像有人用手探了探自己的额头,然后推了推自己,“吃饭了。”
魏婴揉揉眼睛,迷迷糊糊地说,“嗯”了一声,抬头看清是温宁,“温宁,你真好。”还附带了一个招牌笑容,眼睛亮亮的。
温宁一怔,脱口而出,“公子?!”
这句话猛然把魏婴拉清醒了,他当年在圈子里正火的时候,曾被邀请到一个电影里演一个风流公子,温宁那是就只算是一个男七号,就演这个风流公子的随从。
因天气等原因,本来两天的戏份,拍了一周。几乎有有魏婴的部分,温宁没有台词也要充当魏婴的背景板。
偶然的一场戏,拍之前候场无聊,就听见温宁在哼一段音乐,恰好自己也参与作曲,自然知道温宁唱的很好,就夸奖了几句,温宁当时亮晶晶的星星眼,倒让魏婴笑了,记得温宁好久。
之后再见温宁,温宁叫自己无羡哥,叫的魏婴实在是不习惯,就说“要不,你按大家都习惯叫我WiFi?”叫温宁纠结的样子,魏婴也没办法,“那你还是按戏里,叫我公子吧。”
然后这句公子,一直叫到魏婴送温情姐弟出国,叫到魏婴灰飞烟灭。
“谁是公子啊?温宁你说什么呢?”魏婴打了个哈欠,支开话题。
“不对,莫玄羽以前一直叫我温宁哥,他从不会对我流露出太多情感,只是毕恭毕敬。你就是公子,就是魏无羡,我不可能认错的。你的笑容,你的语气,你的神情与他一般无二,不会认错的,你就是公子,你回来了,对不对?”温宁一把拽住魏婴,一句句的逼问着。
“……温宁,何必把话说的这么明白呢?继续装傻不好吗?……魏无羡就是已经死了,连渣都不剩,我只是莫玄羽,只是莫玄羽……”魏婴低下头,他也知道,温宁算得上是他迷弟,他的习惯,他的一举一动,迟早被温宁发现,他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。
“你真的是公子,你真的是……”温宁的语气已经带了哭声,魏婴抬头,对上温宁的泪眼。
温宁没忍住,已经顾不得什么了,抱住魏婴,泪流不止,“公子,我一直不相信你真的死了,你真的回来了,回来了……”魏婴回抱住温宁,“嗯,我回来了,我在。”
魏婴轻轻抚摸着温宁的后背,给予温宁无声的安慰,但是温宁依旧在轻轻抽泣着,魏婴没有办法了,只好说“行了,抱一会儿得了,不能因为我现在是个omega,你就这么占我便宜啊?”
温宁闻言立刻放开了魏婴,“公子,我只是太开心了,太开心了……”
魏婴笑了笑,点头,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……但是现在我只是莫玄羽了,不再是以前那个任性妄为的魏无羡,从此以后在人前,你断不可再叫我公子了。我想重新来过,这世上再无魏无羡。”
温宁望着魏婴,郑重的点头,“好,我听公……玄羽的。”
魏婴又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,“咱们吃饭吧。”他早就饿了。
吃过饭后,温宁拉着魏婴说了一大堆关于omega的问题。
“公子,我还是不放心。”温宁深知魏婴粗心大意的毛病,omega的身体构造与alpha不同,而且还涉及的发情期的问题,万一魏婴忘了,在大街上突然到了发情期,这后果可真是不堪设想。
“行了行了,哎哟,我差不多听明白了,我会多加小心,要是我实在忘记了,不是还有你嘛。”魏婴笑得一脸没心没肺,拍拍温宁的肩膀。
温宁看了看魏婴,“好吧。那你多注意休息,半个月后莫玄羽有一个戏要拍,是蓝家为莫玄羽定下的电影,里面有一些大牌明星,蓝家应该是想让观众直接能够了解到莫玄羽的演技是被肯定的。公子你到时可千万别露馅儿了。”
魏婴点头。
温宁本已经要走,突然又回头,不放心地嘱咐魏婴几句,“公子还是在家呆着吧,我每到饭时里给你送饭。”
魏婴继续点头。
温宁叹了口气,摇摇头,走了。
魏婴又躺回床上,这么快就被温宁发现了,唉,也不知道还不能不能瞒住其他的人。
江澄……阿姐……还有……蓝湛……为什么会想起他……
想着想着,魏婴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……

评论

热度(9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