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《韶华倾负》01

《韶华倾负》01 重生
白色的医院病房里,病床上的青年悠悠转醒,动了动僵硬的身躯,嘶……好疼……
这是医院?我怎么在这里?我不是在爆炸中死了吗?!
门被轻轻推开,一位Omega护士走了进来,“你醒了?!”然后匆忙出去叫医生。
床上的青年不明所以的勉强坐起,身上没有力气,只能又靠在床头,等医生来。
不一会,一个身姿高挑,穿着白大褂的女性alpha进入病房,靠近他,为他检查身体,“好多了,下次小心些,别总让我弟弟操心。”带有一点点alpha信息素味道的话语,让床上的青年的身体不由得抖了抖。语气很熟悉,青年抬头一看,眼睛瞪大了些。嘴唇动了动,唇形是“温情”。
青年还没有说什么,温情就继续说下去“莫玄羽,你一个omega,别人打你,你不会跑吗?你不会求助吗?下次再伤成这样,我可不会再管你。别总想着金光瑶,就算他没有伴侣,你们也是亲兄弟,没有可能的。自己好好想想,我先走了,温宁一会来接你。”
青年张了张嘴,什么也没说,头靠在床头上,捋清刚刚听见的事,信息量大到让他需要消化。
自己重生了,在一个没多大的男性omega身上,不太受待见的样子,而且还和金光瑶长得像omega的beta是兄弟,这家伙还喜欢他,听温情的语气,貌似莫玄羽还因此事颇为伤神。
看见了床头柜上的黑色物体,应该是手机?,没怎么见过,伸手拿起来看了看,手臂一痛,险些直接扔在地上,屏幕上的容貌还算清秀,但怎么看都没有原来的自己帅。
唉~一点重生的喜悦都没有。
这时,手机震动了起来,上面写着温宁,看了看,接通了电话,“玄羽,路上有些堵车,我还要再过一会才会到,你身体怎么样了?”
“我……没事”魏婴,重生在莫玄羽身体里的魏婴回答着。有很久没有听温宁说话了,自从温氏家族企业全部破产,以前生意场上得罪的那些人,全部开始吞并温氏,连同温家的人也没有放过,即使是作为医生的温情和作为演员的温宁,都受到牵连。还是魏婴的帮忙,才让温情姐弟去了俄罗斯,躲过了其他人的声讨。听见温宁的话,魏婴真的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温宁,一如他的名字,温暖宁静,虽然有点女气,但真的很适合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?玄羽?怎么了?”温宁听魏婴好久没有说话,在电话的另一头询问,语气有些焦急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,真的没事,你……注意安全。我等你来。”魏婴说完就挂了电话,语气有些落寞。
        呵,以后就是以莫玄羽的身份活着了,再也不是那个在别人眼里只会逞风头的魏无羡了,心里还是难受,不知道他死去的这几年,江澄如何了,还是那么恨他吗?许多的事情在魏婴心头兜兜转转,直到温宁站到病床边。
        “玄羽,别难过了,事情已经全部打点好了,你以后还是可以继续表演的,从今天起,你就是云深影视的艺人了。”温宁笑着对魏婴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云深?云深不知处?蓝家的公司?”魏婴惊诧道,差点直接从床上跳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蓝家怎么了?虽然不如金家势力大,但是实力和对艺人的发展都是很好的啊。”温宁还以为莫玄羽放不下金光瑶,出言解释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的,我只是在想,蓝忘机的性子,居然会让我作云深的艺人,很惊讶罢了。”魏婴冷静下来,对自己所听到的深表怀疑,蓝湛那个人,以前对谁都很冷漠,怎么会答应这种事,大众对莫玄羽的评价应该也不怎么样吧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觉得奇怪,但是既然是蓝总裁亲自同意的,自然有他自己的考虑。对于我们,是幸事,不是吗?”温宁突然伸手摸了摸莫玄羽的头,笑得很好看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要摸我头。”好像和以前倒过来了似的,魏婴顺了顺自己的头发,“可以出院了吗?”自己两世都相当讨厌医院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以是可以,但是你只能休息,哪也不能去”温宁正色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魏婴不解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好,为了防止你出事,你现在必须老实待着。”还有躲开那些想害你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。”魏婴答应了,自己也知道,身上一动很疼,还是乖乖静养吧。不过等身体好一些了,温宁你可就拦不住我喽。看温宁的样子,这几年过得应该还可以,至少比自己活着的时候好多了,真好。魏婴嘴角勾了勾,眼睛亮亮的。
        温宁看着魏婴闪亮的眼睛,总觉得莫玄羽似乎在这件事后,变了不少……似乎很像一个人……
    又在医院被温宁拉着,各种检查之后,又留院观察了一天,魏婴总算是被温宁带出了病房,准备回居住的公寓。
    在医院的走廊上,因身上的伤,缓慢走路的魏婴,以及身后想要随时搀扶魏婴的温宁,遇见了一个穿蓝白衣服的男性alpha,温宁立即上前,小心地虚揽着魏婴的肩膀,“蓝总好,您来医院是身上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?”
    魏婴本来心不在焉的云游着,一听蓝总,立刻精神了,看着许久不见了的蓝湛,面容倒是没什么变化,但是感觉这个人的眼神中的冰冷之下,是经历了痛苦之后的沧桑……蓝湛有什么悲伤的事情吗?
    感觉肩上被温宁轻轻搂紧了些,魏婴回过神来,“蓝总好。”语气很平淡,尽量降低起自己的存在感。
    “蓝总来医院倒是稀罕事儿,除了五年前……”温宁说了些什么,又欲言又止。
    魏婴听到五年前,拂下了温宁的手,“五年前怎么了?”五年前,正是自己在爆炸中身亡的时候,难道自己死后,又发生了什么,让蓝湛也钱车间进来?
    “姐!”温宁笑着向不远处巡查病房的温情招手。魏婴也在这一声中回过神。
    温情走了过来,看着他们,“这就出院了?”
    “是,玄羽说身体好一些了,要出院。我看着也没什么事了,就同意了。”温宁老实回答。
    温情从上到下好好扫视了魏婴的身体,“嗯,不过不在医院里待到痊愈,倒是不像莫玄羽的性子。”温情一脸奇怪的对温宁说,无视魏婴。
    温宁自知再聊下去也没什么用,岔开话题“蓝总来医院,是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 “蓝总的儿子生病住院了,蓝总几乎这几天都在两头跑。”温情淡淡回答。
    魏婴觉得自己好像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,“蓝总都有儿子了?!”
    “你不知道吗?这是蓝总收养的,大概是五年前?!我总感觉,那个平常几乎不出蓝家门的孩子,长得很像堂哥。如果阿苑还活着,也这般大了吧。”温情回答道,语气待着怀念,可惜,与怨恨。
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1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