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泱澜清

有一种中奖的感觉,一个晚上发生了什么?_?不过好开心啊。
另外,为什么我给评论的回复会被吞咩?

【追凌abo】朱砂痣

可以当作是单独的一篇,也可以当做是韶华倾负篇的番外
给我家  @银十二   的迟到生贺
被迫发情的alpha蓝思追x被蓝思追勾的发情的omega金凌
ooc预警,R18,有生子等情节 ​​​
已翻车,所以走微博链接,见评论

《韶华倾负》24
聂明玦alphax金光瑶beta
具体事项看图开头,想好了再看!
ooc预警

请求

是的,改的真的不好,求改回来。

余弦:

真的一版不如一版好了求求lof改回来吧😭


空桑:



请求
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

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


 @LOFTER小秘书 


刚刚知道一位太太看过我写的可归,我好高兴啊😭😭😭,太太人太好了!真的好激动,那种努力得到了认可的感觉(什么鬼比喻),但是就是好激动,说不清楚话,真的好激动的。
激动得端午假期至少更一章……(不要太当真,视作业情况而定。)

撒个娇打个滚求评论!!!朱砂痣那篇怎么样啊?!

谁能帮我解答一下外链怎么做?感谢

祝明天高考的小可爱们都能超水平发挥,考的全会!

祝我家小十二生日快乐! @银十二

520/521小甜饼

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胸肌在放松状态下手感超好。
所以……嘿嘿嘿
欢脱向,就是想写。

忘羡
魏无羡一直知道蓝忘机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,某一天夜里正是天雷勾地火的时候,魏无羡一时兴起捏了一把蓝忘机的胸肌,结果发现了新大陆般捏上了瘾。
“魏婴!”
“干什么?”
蓝忘机也不好说这怪异的感觉是怎么回事,只好抓过一旁的领带把魏无羡的手绑在床头。

曦澄
江澄在某一次捏了蓝曦臣的胸肌之后,不知怎么就夸奖了一句,“这手感比女人的还好……”
“怎么,晚吟摸过女人的胸,还倍感怀念?”
“不不不,怎么可能,就是感觉这手感肯定比女人的手感还好。”
“……”蓝曦臣再次怀疑一秒江澄其实就是个直男的可能性。又把江澄收回去的手放回自己的胸前,“这样的话,晚吟继续摸吧,不过我要讨点利息。”
后来江澄的屁股被某禽兽打得酸麻了半天。

聂瑶
金光瑶被聂明玦摔到床上之后,金光瑶本来只是想扶住聂明玦的肩膀做支持,结果因为体型差而按到了聂明玦的胸口。
金光瑶觉得手下手感不错,像极了侄子的嫩
脸蛋,不由得就捏了捏,结果一抬头看见了黑脸的聂明玦。
金光瑶哆哆嗦嗦的松了手,心头一阵不好的预感升起,果然,聂明玦下一秒说,时间久了你也有。
那天夜里,金光瑶被捏的胸痛。

追凌
大学一起表演节目的时候,蓝思追穿的是统一定制的服装,不知是谁拿错了衣服,蓝思追把金凌送到观众席再回到更衣室的时候,只剩下一件小号的服装了,穿上有点显小,不过时间来不及了,蓝思追也没想那么多。
结果表演完节目时,金凌扑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带着浓浓的占有欲。
“怎么了?”
“你穿这件衣服……很明显……”
“什么……很明显?”
金凌捏了一下蓝思追的胸口,被手感惊了一下,又捏了两下。
“咳。”
“?”
“你确定要在人来人往的地方捏我的胸?”
金凌红了脸,被蓝思追带回了房间。
当夜,金凌的腿根被某人磨红了。

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……就这样吧
本来不打算写污的,不知怎么就……你们要相信我